【钟茂森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个人心得
位置: 首页 >作文 > 作文大全 > 文章内容

【钟茂森朱子治家格言】朱子治家格言个人心得

2019-07-08 09:48:41 投稿作者: 点击:

 

鍾茂森博士《朱子治家格言》講義草稿之二

#第6集

1. 處世戒多言 言多必失。

注釋处世不可多说话,言多必失。

演義

* 約事戒多言。

(《曾國藩家書》說:“觀人之法:以有操守而無官氣,多條理而少大言為主。”滿口大道理的人,不一定是親身證得的。人,一口二手,所以,要少說多做,踏踏實實的為人民服務。)

例東晉的書法家王獻之(王羲之之子)有一次和哥哥王徽之、王操之一起去看謝安,兩位哥哥多半談些俗事,只有王獻之略略問些寒溫,不多說話。三兄弟走後,有人問起三兄弟的高下,謝安說:“最小的最好。吉人的話少。”。

子曰:可與言而不與之言,失人。不可與言而與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

可与言,就是可以与他谈论学问道德,遇到可以与言学问道德的人,而不与他谈论,便不能在德学上与他互相切磋,当面错过一个可以交谈的人,这叫做失人。

反过来说,遇到不可与言的人,而与他交谈,无论言学问,言道德,都是浪费言语,这叫做失言。

知者,就是智者。失人,失言,都是不智。智者有知人之明,既不失人,也不失言。

例唐太宗立太子

唐太宗的太子李承乾因罪被廢,第四子魏王李泰自幼天性聪慧,长成后“文辞美丽”、“好士爱文学”故而深得太宗欢心,唐太宗滋生出改立李泰为太子之心。特别是贞观十七年,当承乾企图谋反而被废黜后,太宗甚至一度当面允诺将立李泰为太子。

唐太宗告訴臣子們說:“昨天有青雀飛入我的懷中,魏王跟我說:‘我今天才能當陛下的太子,這是我重生的日子。我只有一個兒子,我將來去世的時候,我會為您把我的兒子殺掉,好把王位傳給晉王(太宗第九子李治,後為唐高宗)。父子的感情是出於天性,我看到魏王這麼有心,心中非常疼愛他。” 褚遂良說:“這是陛下失言了。請您再仔細想想,魏王現在爭王位爭得不擇手段,陛下您去世之後,魏王繼位當皇帝,怎麼可能把他的愛子殺掉,把好不容易搶來的王位傳給晉王呢?從前陛下立了李承乾為太子,卻寵愛魏王甚至超過了太子,所以弄到魏王和太子爭寵,搶奪太子位。這種教訓,足以當我們的鑒戒啊!”

後來,太宗皇帝悟了,说:“也对,要是立了李泰,则太子的位子就成了可以诡计求得的了。要是让李泰真的得立为太子,李承乾和李治就都活不成了;要是立李治,李泰和李承乾就都没事了。但为了大唐的江山社稷考虑,遣他居外,可以使江山无忧、兄弟两全也。” 贞观二十一年十一月,进封李泰为濮王。高宗李治即位,诏令李泰可以开府置僚属,车服饮食特殊优待。最后,在公元652年,李泰在三十五岁那年死在了郧乡,死后,高宗皇帝赠他太尉官职、雍州牧。

太宗這麼英明的皇帝,尚且會因私情而特別寵愛魏王,說了不該說的話,幾乎兩成宮廷悲劇,可見失言的可怕。

《論語》:定公問一言而可以興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 人之言曰,為君難,為臣不易。如知為君之難也。不幾乎一言而興邦乎? 曰。一言而喪邦,有諸?孔子對曰,言不可以若是,其幾也。人之言曰,予無樂乎為君。唯其言而莫予違也。如其善而莫之違也。不亦善乎。如不善而莫之違也。不幾乎一言而喪邦乎。

「一言而可以兴邦」,这是成语,鲁定公怀疑,一句话有这样大的功用吗。所以他问孔子:「有之欤?」

孔子对定公说:「言不可以若是」,一句话就把国家兴起来,大概不如此,但是「其几也。」几字当近字讲,较好。虽不能说一言兴邦,然说一句有道理的话,可与兴邦接近。例如有人曾说:「为君难,为臣不易。」为君,为臣,都不是为自己,而是为国家办理大事,所以难为。如果为君者深知为君之难,而能慎重其事,则「为君难」这一言虽不立即兴邦,但也就近于兴邦了。

定公又问:「一言而丧邦,有诸?」一言丧邦,也是成语。孔子答意相同,举例则略有分别。例如有人曾说:「予无乐乎为君,唯其言而莫予违也。」此意是,我当国君唯一的乐趣,就是我所说的话无人敢违背。孔子举例后,再加以辨别。国君说的话,如果是善,也就是有道理,无人敢违,那当然很好,如果不善,而无人敢违,那样,虽然不会马上就亡国,但已接近亡国了。

言为心声,孔子解答鲁定公这两个问题,其实就是指明为政者有知难敬事之心,要有去骄纳谏之心。

子曰:君子敏于事而慎于言。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