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东子弟兵在解放战争中的崛起与战斗历程
位置: 首页 >研讨体会 > 文章内容

胶东子弟兵在解放战争中的崛起与战斗历程

2021-12-03 12:05:33 投稿作者: 点击:

zf图片集

最早的胶东人民子弟兵是1935年胶东“一一·四”暴动后坚持昆嵛山斗争的红军游击队。山东作家冯德英在小说《山菊花》中,从文学的角度予以充分地反映。

1937年12月,中共胶东特委书记理琪等以这支红军游击队为骨干,在山东文登县天福山发动抗日武装起义,成立了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1938年2月13日,第三军在牟平县城南雷神庙与日军激战,打响了胶东武装抗日第一枪,战斗中理琪牺牲。9月,第三军与掖县抗日游击第三支队合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游击第五支队,高锦纯任司令员,宋澄任政治委员,吴克华任副司令员,下辖6个团,共7000多人(12月,归山东纵队建制)。

1939年秋,第五支队整编为第十三、第十五团,又以黄县、掖县地方武装组成第十四团。1940年9月,第五支队改称第五旅,吴克华任旅长,高锦纯任政治委员;同时成立新第五支队,下辖第一、第二、第三团。1941年2月,许世友带领清河独立团挺进胶东。

1942年7月,作为山东军区下辖的二级军区的胶东军区成立,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林浩,副司令员吴克华。胶东军区下辖东海、北海、西海、南海4个军分区,第五支队撤销,第一、第二团分别改称第十六、第十七团,第三团拆编,与第五旅同归胶东军区领导。1943年3月,胶东军区部队整编,取消第五旅番号,军区直辖第十三、第十四、第十六团;第十五、第十七团分别编入各军分区。1945年9月,胶东军区部队在对敌大反攻中扩编为山东解放军第五、第六师和警备第四、第五旅。

解放战争中,胶东军区部队作为胶东人民的子弟兵,以上述主力部队和各军分区地方部队为基础,进一步发展壮大,先后发展为4个多军。他们南征北战,为人民的解放和新中国的建立,立下了不朽功勋。

从东北野战军第四纵队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一军

1945年10月,根据中共中央关于向东北发展、并争取控制东北的战略部署,胶东军区副司令员吴克华、政治部主任彭嘉庆、副主任欧阳文率领山东解放军第六师、第五师一部及部分独立团,共10个团2万多人,分批从海路挺进东北,曾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的张万年上将就是当时的士兵。11月进至辽宁安东(今丹东)、庄河、营口等地区,编为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纵队(辖第一、第二支队,12月支队改称旅)和第三纵队(辖第四、第五旅),归东北人民自治军辽东军区领导,担负剿匪、扩军和开辟根据地等任务。

1946年2月,东北人民自治军第二、第三纵队,合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吴克华任司令员,彭嘉庆任政治委员,胡奇才任副司令员,欧阳文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蔡正国任参谋长,下辖第十、第十一、第十二旅,全纵队共2.3万余人,属辽东(南满)军区领导。第四纵队成立后,参加3次保卫本溪作战,以策应四平保卫战。

四平保卫战失利后,为掩护民主联军大部队的安全北撤,5月,发起鞍海战役,攻克鞍山、海城,歼国民党军第六十军第一八四师大部,并迫使其师长潘朔端率师部及1个团起义,这是东北战场最早起义的国民党正规军队。随后,与山东军区鲁中军区挺进东北改编的第三纵队一起,在南满解放区坚持战斗。7月,旅改称师。10至11月,进行新开岭战役,全歼国民党军嫡系、美式机械化装备、有“千里驹”之称的第五十二军第二十五师8900多人,首创东北民主联军在一次战役中歼敌一个整师的最佳战果,荣获毛泽东主席、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电令嘉奖。延安《解放日报》于11月5日发表题为《第二十五师的毁灭》的社论,予以祝贺。12月至1947年4月,参加四保临江战役,击退国民党军数次进犯,保卫了临江、长白山根据地。5月至1948年初,参加东北夏季、秋季、冬季3次攻势作战,攻克梅河口、辽阳、鞍山、营口等地。

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改称东北人民解放军第四纵队,属东北野战军领导。3月至8月,进行新式整军运动和军事练兵,提高了士兵们的军事、政治素质。9至11月,参加辽沈战役,与第十一纵队等部一起,扼守山海关通向锦州的交通要隘塔山、白台山阵地,阻击由锦西向锦州增援的国民党军侯镜如“东进兵团”。经6昼夜艰苦卓绝的战斗,击退了有海、空军配合的国民党军9个师的轮番进攻,歼敌6000多人,保证了锦州战役的胜利。第四纵队第十二师第三十四团防守核心阵地塔山堡,多次顶住了号称“赵子龙师”的敌九十五师“敢死队”的疯狂进攻。

战后,该团荣获“塔山英雄团”的光荣称号,同时,第十师第二十八团荣获“守备英雄团”、第十二师第三十六团荣获“白台山英雄团”(张万年所在团)、纵队炮兵团荣获“威震敌胆炮团”的光荣称号。一个纵队(军)在一次战役中有4个团获得光荣称号,在我军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塔山阻击战成为我军阻击战的典范战例,东野四纵也一战成名,成为我军打阻击战最优秀的部队。

1948年11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第四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一军,归东北野战军建制。吴克华任军长,莫文骅任政治委员,胡奇才任副军长,欧阳文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李福泽任参谋长。所辖第十、第十一、第十二师分别改称第一二一、第一二二、第一二三师,东北人民解放军独立第二师调归该军建制改称步兵第一五四师,全军共计6.4万余人,是当时全军人数最多的军或纵队。12月,第四十一军参加平津战役,配合华北野战军的杨得志兵团作战,攻克康庄、怀来、张家口等县市,切断国民党军傅作义集团西退绥远(今内蒙古自治区西南部)之道路。1949年1月,参加包围北平(今北京)。

和平解放北平后,该军担负北平市的警备任务。据说,第四十一军被中央军委选定来承担这一光荣任务,不仅是因为该军能战善守,更是因为该军军纪严明。同时,奉命改编傅作义起义部队的第一○四军第三○九师。3月25日,第四十一军第一二一师第三六一团(守备英雄团)、第一二二师第三六四团、第一二三师第三六七团(塔山英雄团)及军炮兵团(威震敌胆炮团)等部队,在北平西苑机场接受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同志检阅。4月,由华北向华中、华南进军。5月,该军编入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建制。同月,于河南新乡改编国民党军第四十军2万多人。8月,该军改归第四野战军第十二兵团建制。9月至10月,参加进军华南的中路军,在衡宝战役中,担负正面突击任务,歼国民党军5000多人,俘第七军副军长凌云上。11至12月,参加广西战役,先后攻克全州、兴安、桂林、灵川、荔浦、蒙山等县市,歼国民党军8600多人,俘敌第三兵团副司令官兼第七军军长李本一。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十一军在全国解放战争中,从东北转战两广,经历主要战役、战斗440多次,解放县以上城市30多座,涌现出“塔山英雄团”等英雄部队和鲍仁川、程远茂等一批英模人物。

从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

胶东军区主力部队奉命进军东北时,留下了第五师第十三团,曾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和国防部长的迟浩田上将当时就是该团的士兵。1945年11月初,胶东军区以第十三团、第十四团第一营、警备第五旅为基础,重新组建第五师;1946年6月,警四旅改称第六师;9月,组建警备第三旅。6月至11月间,以上部队参加胶东保卫战,在胶济铁路东段阻击敌人,给入侵胶东解放区的国民党军美械装备的第八、第五十四军以沉重打击。

1947年1月,山东野战军和华中野战军统一整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五师、第六师、警备第三旅依次改称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师,合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共3.1万人。司令员许世友,政治委员林浩,参谋长聂凤智,政治部主任刘浩天。第九纵队编成后,即率第二十五、第二十六师赴鲁中参加莱芜战役,这是九纵第一次离开胶东,随华野主力参加大战役。战斗中,九纵胜利地完成了作战任务,以极小代价歼国民党军第七十三军七十七师近万人,活捉七十三军中将军长韩濬。4月,该纵队第二十六师(附第七十四团)参加泰(安)蒙(阳)战役,在白马关、九女关地区,顽强阻击7天7夜,使援敌国民党军队“五大主力”之一整编第十一师“望关兴叹”。5月,在“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孟良崮战役中,由阻击转为主攻,从东北方向进攻,与兄弟纵队一起全歼骄横不可一世的敌“王牌御林军”整编第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被击毙。孟良崮战役,九纵作为一支年轻的部队,攻坚能力得到了检验,给华野首长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陈毅、粟裕率领华野主力配合刘邓大军挺进中原后,留在胶东的部队组成东线兵团(后改称山东兵团),担负内线作战任务,许世友升任兵团司令员,九纵司令员由聂凤智接任。在随后的第二次胶东保卫战中,九纵回到家乡,与兄弟纵队一起粉碎了范汉杰指挥的敌“胶东兵团”6个整编师20个旅的进攻,使胶东大地重新回到人民手中。

1948年春,在“三查三整”新式整军运动后,第九纵队以全新的面貌投入了对敌大反攻。3月,该纵队以“挖心战术”巧取胶济路中段敌重要据点周村,歼国民党军整编第三十二师1.2万多人。4月,参加潍县战役,在城北担任主攻,再一次表现出了锐不可当的攻坚能力,其第七十九团首先打破突破口,第七十三团(即迟浩田所在的老十三团)白天强攻也登城成功,号称“固若金汤”的潍县被一举攻破,守敌国民党军整编第四十五师被歼灭,师长陈金城被活捉,第七十九团被华东野战军授予“潍县团”称号。

9月16日,华东野战军发起济南战役。攻城部队由许世友指挥,分为东西两个集团,西集团担任主攻任务,东集团担任助攻任务,第九纵队归属助攻的东集团。“黑虎将军”聂凤智在给九纵下达作战任务时,将“助攻”改为“主攻”。战役开始后,九纵旗开得胜,一夜之间攻克敌预计可以坚守半个月的重要外围据点茂岭山、砚池山,随后再克燕翅山和马家庄等据点,直插外城。九纵在东郊外围战的迅捷,使防守西郊的吴化文兔死狐悲,被迫率部起义。对内城总攻开始后,九纵攻无不克的第七十三团在城东南城垣突破成功,将山东全省人民赠送的绣着“打进济南府,活捉王耀武”的红旗插上了城头。敌军重兵据守、拥有坚固城防的济南城在8天时间里就被我军攻破,连毛泽东主席曾估计“争取一个月,准备打两三个月”的济南战役胜利结束。毛泽东和他的战友们,对济南战役胜利的意义给予极高的评价,指出:济南的攻克,“证明人民解放军强大的攻击能力,已经是国民党军队无法抵御的了,任何一个国民党城市都无法抵御人民解放军的攻击了”。就连美联社也不得不承认:“自今而后,共产党要到何处就到何处,要攻何城就攻何城,再没有什么阻挡了。”人民解放军在济南战役中显示出的强大攻击力,在九纵身上得到最突出的体现,第七十三团被中央军委授予“济南第一团”的称号。

济南战役后,人民解放战争进入大决战阶段。11月至1949年1月,第九纵队参加淮海战役。这时候的九纵,在对战役进行全面军事指挥的华野粟裕代司令员麾下,被当作第一主力纵队使用,无论是在碾庄圩围歼黄百韬兵团,还是在陈官庄围歼杜聿明集团,九纵都出色地完成了作战任务,为战役的最终胜利做出了贡献。

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隶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军团。聂凤智任军长,刘浩天任政治委员,贺敏学任副军长兼参谋长(后詹大南任副军长,李元任参谋长),仲曦东任政治部主任。第二十五、第二十六、第二十七师分别改称为第七十九、第八十、第八十一师。全军共3.5万多人。

我军统一整编后,马上进行渡江战役的准备。根据渡江战役的兵力部署,第二十七军奉命在第九兵团编成内,属渡江战役三大集团军之中,位于安徽境内荻港至鲁港一线之长江以北实施渡江准备。七十九师侦察队副队长齐进虎率领侦察小组,乘雨夜驾船到江心黑沙洲侦察,摸清了洲上敌军的布防详情,乘一只木盆冒险返回北岸,将情报送交军指挥机关。家喻户晓的电影《渡江侦察记》反映的就是第二十七军侦察英雄们的故事

4月20日20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发起渡江战役。第二十七军的渡江第一梯队冒着枪林弹雨,奋勇争先。21时整,第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一营三连二排五班的渡船,率先在安徽省繁昌县夏家湖西侧登陆成功,成为我军百万雄师中的“渡江第一船”。随后,第二十七军以日克一城的气势沿繁昌、南陵、宣城一线追击江南逃敌。4月28日与兄弟部队会师吴兴,共同将国民党军5个多军围歼于郎溪、广德山区。

5月,第二十七军在解放上海作战中,沿嘉兴、嘉善、松江进攻,先后攻占高家湾机场、梵王渡车站、虹桥、徐家汇车站、龙华机场,控制苏州河以南。在陈毅司令员所比喻的“瓷器店里打老鼠”的市区攻坚战开始后,为了保护这座中国第一大城市,二十七军不用重武器,以巨大的牺牲精神,第一个打进市区。二三五团七连的指导员迟浩田带领战士们通过钻下水道奇袭敌军指挥所,活捉1名师长,立下奇功。上海解放的当夜,该军上自军长下至马夫全部露宿街头,秋毫无犯,向上海人民展现了人民子弟兵的光辉形象。7月初,二十七军完成了上海警备任务后,离开上海,撤到乍浦、海盐等海岸沿线,进行海上练兵,准备攻打台湾,只是后来军事形势和国际政治局势的变化,攻打台湾的计划被取消。

解放战争中,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七军,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屡建奇功,在战火洗礼中,由一支年轻的部队成长为威震天下的“王牌雄师”。

从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一军

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是完全由地方部队升级的、华野最晚建立的有正式番号的野战纵队。

1947年2月,为保卫胶东解放区、抗击国民党军的进攻,华东军区将所属胶东军区特务团和滨北、东海军分区各1个独立团组成第六师。4月,第六师改称第五师,又以西海、北海军分区各1个独立团和民主救国军独立总队组成第六师。这是胶东军区第三次组建第五师和第六师。8月,再以北海、滨海、东海军分区各1个独立团组成第七师。各师成立后,在胶东军区前方指挥部指挥下,先后参加沙河追击战、胶济路东段战斗、太保庄战斗,积极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

8月下旬,以胶东军区前方指挥部及所属部队为基础,在山东省招远县、掖县(今莱州市)组成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共2.3万多人,隶属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周志坚任司令员,廖海光任政治委员(后滕海清、李迎希任副司令员),陈华堂任副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李继开、黎有章先后任参谋长。第五、第六、第七师依次改称第三十七、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师。9至12月参加胶东保卫战,在招远、海阳、莱阳等地阻击国民党军向胶东腹地进犯。其中在莱阳攻坚战中,十三纵初露锋芒,起初是负责攻城的七纵对敌核心阵地久攻不下,兵团司令员许世友毅然调来十三纵三十七师,该师不负众望,顺利攻克莱阳守敌坚固设防的核心阵地。

1948年春,第十三纵队转入休整,进行新式整军。4月,转战胶济路中段,参加潍县战役,会同兄弟部队于潍县(今潍坊)东、西两线顽强阻击济南、青岛国民党军增援,保证了攻城作战的胜利。5月挥师西进,参加津浦路中段战役。7月上旬,会同第七纵队攻克兖州。9月,在济南战役中,担任攻城总预备队,与兄弟部队一起攻占商埠,突破外城,强攻内城,连续激战8昼夜,解放济南。战斗中,第三十七师政治委员徐海珊牺牲。第三十七师第一○九团在攻城中勇敢顽强,首先突破西南角城垣,战后中共中央军委授予该团“济南第二团”称号。济南战役,十三纵也是一战成名,这支年轻的胶东子弟兵,像老大哥九纵一样,以善于攻坚而闻名华东,受到华野首长的青睐。同年冬参加淮海战役,攻克敌重要据点曹八集,并会同兄弟部队围歼黄百韬兵团。随后,与江淮军区部队协同作战,解放灵璧,追击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在参加围歼双堆集黄维兵团的作战中,十三纵先是隶属西集团,后来归属主攻的南集团,帮助中原野战军歼灭了这个蒋介石倚重的机械化兵团。

1949年2月,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一军,隶属第三野战军第十兵团。周志坚任军长,陈华堂任政治委员,姚运良任副军长,黎有章任参谋长,方中铎任政治部主任。第三十七、第三十八、第三十九师依次改称第九十一、第九十二、第九十三师,共3.2万余人。4月至5月参加渡江战役,于江苏省靖江县渡江登陆后,控制江阴城,占领武进(常州),会同兄弟部队攻占宜兴,切断南京、镇江国民党军向东的退路,围歼南逃的国民党军5个军于郎溪、广德地区。在解放上海的作战中,会同兄弟部队攻占浦东,断敌海上退路。7月进军福建,参加福州战役,与第二十八军东西合攻,解放这座省城;在漳厦金战役中,以1个团快速解放漳州,在解放厦门战斗中,第九十二师二七四团八连三排奋勇作战,荣获“厦门登陆先锋排”称号,并独力攻克鼓浪屿。

解放战争中,第三十一军转战鲁、豫、皖、苏、沪、浙、闽等地,从五龙河畔到东南沿海,参加主要战役战斗200多次,涌现出黄相和、刘坤、蔡萼等一批战斗英雄以及“济南第二团”等一批战斗集体,由一支地方部队迅速成长为一支一流的野战军主力部队。

从华东军区胶东纵队到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是解放战争后期,由华东军区所属胶东军区前方指挥部及所属部队编成。

1948年3月,华东军区将胶东军区滨北、东海军分区各1个独立团及胶东军区特务团组成第五师。5月,以南海、西海、北海军分区各1个独立团组成第六师。这是胶东军区第四次组建第五师和第六师。两个师合编为华东军区胶东纵队(又称胶东军区前线指挥部)。第五师成立后参加潍县战役,与华东野战军第十三纵队在东线沽河地区阻击青岛国民党军西援。10月后,为策应淮海战役,第五、第六师在青岛地区封锁和监视当面国民党军。

1949年2月,根据中共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胶东军区前方指挥部及所属部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二军,隶属山东军区。谭希林任军长,彭林任政治委员兼政治部主任,刘涌任副军长,赵一萍任参谋长。第五、第六师分别改称第九十五、第九十四师,全军共2.1万余人。4月下旬,在百万大军发起渡江战役同时,第三十二军在胶东军区部队配合下,对青岛、即墨地区国民党军发起进攻。无巧不成书,青岛守敌的番号也是第三十二军,也是新组建的,还是中央军嫡系部队,但是在这种巧合的对决中,在我最年轻的胶东子弟兵的进攻下,所谓的中央军嫡系一触即溃,望风而逃。我三十二军歼敌2000多人,迫其2900多人起义,6月2日解放青岛,至此,山东境内残敌被完全肃清。青岛解放后,三十二军兼青岛警备司令部,担任青岛市的警备任务。后来,三十二军调归第十兵团指挥并由青岛南下福建,执行以剿匪为主的海防、警备任务。

除了上述4个成建制的军以外,还有一部分胶东子弟兵被编入其他不同的纵队(军)中。其中,挺进东北的:第十八团三营——1948年3月编入东北野战军五纵十四师四十团,即后来的四十二军一二五师三七三团;第十八团团部和一营于1948年3月编入东北野战军五纵十三师三十七团,即后来的四十二军一二四师三七○团;北海独立一团团部和(老)一营于1948年3月编入东北野战军十二纵三十五师一○三团,即后来的四十九军一四六师四三六团;在万毅率领的东北挺进纵队中还有1个胶东军区特务营于1946年1月随纵队编入东北民主联军七纵二十旅,8月编入一纵三师八团,即后来的三十八军一一四师三四一团。留在山东的:1947年2月莱芜战役后,西海独立三团改编为华东野战军一纵一师三团,即后来的二十军五十八师一七四团;东海独立二团改编为华东野战军一纵二师五团,即后来的二十军五十九师一七六团。1949年2月全军整编时,南海独立团编入第二十二军六十四师。综上所述,在其他军中,有5个团左右兵力的正规军是胶东子弟兵。

胶东子弟兵除上述正规部队外,还有大规模的地方部队。解放战争开始后,作为山东军区二级军区的滨海军区撤销,其滨北军分区划属胶东军区,这样,胶东军区下辖东海、北海、西海、南海、滨北5个军分区,每个军分区各有1至3个独立团,是地方部队的主力,也是上述4支正规军组建时的主要依靠力量。地方部队还有各县的独立营或县大队、各区的区中队或区小队。这些地方部队在两次胶东保卫战中,积极配合主力部队作战;当胶东主力部队转为外线反击后,他们又独力承担着肃清残敌、保卫解放区的任务。

胶东军区作为一个二级军区,为主力部队输送了4个多军,这一记录与同一大军区下的其他二级军区相比,是首屈一指的。抗战后期,胶东军区与鲁中、鲁南、滨海、渤海4个军区属于山东军区。解放战争时期,山东军区和华中军区合并为华东军区,下辖鲁中、鲁南、胶东、渤海、苏北、苏南6个二级军区。前述两个时期的这些二级军区为解放战争输送的正规军分别为:滨海军区——第三十八军、第二十二军一部;渤海军区——第二十八军、第四十三军大部、第三十三军一部;鲁中军区——第四十军、第二十六军、第三十五军一部;鲁南军区——第二十二军一部、第三十五军一部;苏中军区——第二十九军;苏北军区——第三十军。可见,其他各二级军区中,输送正规军数量跟胶东军区有明显差距。

就全国进行对比,抗战后期我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建立的诸多二级军区中,在解放战争中扩军发展出4个军以上的,除胶东军区外,只有太行、太岳两个军区。在太行军区发展起来的正规部队有第十一、第十二、第十五、第六十一军4个军;在太岳军区发展起来的正规部队与胶东军区相当,有第十三、第十四、第六十、第六十一军4个军和第十九军大部。而太行、太岳这两个军区都是抗战时期八路军主力部队一二九师开辟和发展的抗日根据地,太行军区是由刘伯承、邓小平亲率一二九师师部和三八五旅开辟的,又是八路军前方指挥部所在地;太岳军区是由陈赓的一二九师三八六旅开辟的。与此相比,胶东根据地完全是胶东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发展抗日武装,自己开辟和发展起来的,没有八路军主力部队进入。可以这么说,太行、太岳两军区在解放战争中发展出那么多正规军,主要是老红军基础的主力纵队带动的结果,而胶东军区中正规军的大发展,是胶东人民以极高的政治觉悟、极大的革命热情,踊跃参军、前仆后继的结果。在整个解放战争期间,山东解放区发动了4次大参军热潮,共589979名青年参军。其中,仅胶东区就有285839人,接近全省参军总人数的一半,占胶东解放区总人口的3.8%。

如前所述,胶东子弟兵的4个成建制的军中,除第三十二军因成军晚而经战少外,另外3个军都是所在野战军响当当的一流部队。第四十一军是东北野战军最早的5个主力纵队之一;第二十七军不仅是华东野战军的头号主力,论攻击力和军功,恐怕全军无出其右者;第三十一军虽然成军晚,但可谓后来居上,在解放战争后期很快地跃升为华野一流纵队。胶东子弟兵的能征善战,功勋卓著,与胶东人民勤劳勇敢、朴实忠厚、执著彪悍、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民风是分不开的,与胶东老区军事主将们强悍的军事作风也是分不开的。许世友是我军最富有传奇色彩的高级将领,他出身少林,武艺超群,从红军战士到解放军司令员,身经百战,出生入死,无所畏惧。他治军带兵有方,指挥作战坚决果断。他曾经长期担任胶东军区司令员,又是二十七军前身华野九纵的第一任司令员,他的锤炼之功在这3支部队的身上得到充分体现。吴克华、聂凤智、周志坚早在红军时期都已经是优秀的指挥员,到了解放战争时皆为军界闻名的虎将。强将手下无弱兵,由这些将军们一手带出来的胶东子弟兵,必然成为无敌于天下的雄师劲旅。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中西部人才的培养和储备关系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何规范高层次人...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案例提供:北京世纪思创声学技术有限公司袁斌随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