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枫”是怎样炼成的
位置: 首页 >研讨体会 > 文章内容

“秦枫”是怎样炼成的

2021-01-15 16:21:35 投稿作者: 点击:

秦枫,“80后”时政记者、主持人,现为香港卫视综合台副台长、新闻采访总监。与父亲秦晓鹰合作出版书籍《枫声》,曾连续获得所在媒体机构的最佳采访记者奖、最佳独家新闻奖、最具职业精神奖等。

作为时政记者,秦枫总能“出奇制胜”。

在2015年全国两会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就在主持人宣布会议结束之时,一个女记者站起来大声向总理“抛”出中缅边境问题,获得总理破例“返场”回答。这名记者就是秦枫。

很多人都觉得她是幸运的。

历数一下,这样的“幸运”在秦枫身上并不少见:在巴基斯坦钻进设在陆军总部的帐篷里采访时任总统的穆沙拉夫;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找到时任欧盟贸易委员曼德尔森,请他畅谈对中国食品安全的信心,并全程拍下了他仰脖大口喝下中国牛奶的镜头;在丽岸大三通的采访报道中,几百名记者同时参与,只有她拿到了重量级的独家采访,等等。

一次偶然的“幸运”可以称之为幸运,但是当幸运总是降临在她的头上,就应该探究一下其中的奥秘了。

2015年全国两会结束后的第3天,本刊专访秦枫,看看她的幸运之门到底是如何开启的,这样的“秦枫”又是怎样炼成的。

“我的眼里只有新闻”

记者:你几次非同寻常的采访国家政要的方式,让大众和媒体对你的关注度很高,尤其今年全国两会的总理记者招待会上,总理为你的问题“返场”,更是成为两会的一大亮点,似乎你出现的场合,总有“意外”的采访,你怎么看待这些“意外”的收获?有些人置疑是不是提前就有安排?

秦枫:的确都是意外。如果是提前安排,至少我应该是拿着话筒提问,而不是在主持人宣布会议结束时,站起来喊出自己的问题。实事求是地说,我就是喜欢新闻,我家里订了3份报纸:中国日报、参考消息和环球时报,每天我所有的娱乐就是看新闻,我天生的兴趣就是关注时事动态。一个行业,只要你一直坚持不懈地积累,肯定会有收获。所以,时刻准备好自己,只要有机会,我就会去问,去得到我想要的新闻答案。

记者:“中缅边境问题”是你之前准备好的一个问题吗?

秦枫:不是。这是热点新闻,我根本没想到这个问题会没人问,我之前准备的问题一个是反腐,一个是香港边缘化。但到会议结束,中缅边境问题无人提起,作为一个职业记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总理回应的问题,所以就站起来提问了,这完全取源于我对新闻的敏感。我相信当时肯定不少记者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记者:但现场只有你站起来了,当时紧张吗?

秦枫:不紧张,我是从新闻价值角度出发的。在两会记者招待会上,当时谁大声说话都会不礼貌,但是为了新闻,只能这样。我的眼里只有新闻。可能其他记者都想太多了,毕竟这么正式的场合,谁敢第一个站起来不计后果地提问呢?我要是想后果就不会站起来喊问了。

记者:好像你这几年的得意之作都是随机抓取的,而且都是爆点。

秦枫:因为我的脑子随时都在动。随机性最能体现记者的职业素养、敏锐度以及随机应变能力。大家都在同一个场合采访,怎么就能采到独家?首先,我把这个职业当作事业来做,就会用心把它做好;其次,问题一定要问得精准,就比如今年的两会提问,在3月16日的《新闻1+1》中,白岩松也说,如果这个记者的问题是经济或者其他问题,估计招待会就这样结束了,但偏偏是大家都很关注的缅甸问题。还有,我的理念是:一定要请最权威的领导人做最权威的回应。比如,2010年,内地幼儿园连续三个月发生多起幼童被害的事件,中国媒体因为种种原因选择不报道、不发声,反倒给外媒提供了炒作的机会。我一直想找机会问问这事。后来正好有一个温总理的外事活动,我坐高铁赶到现场,但现场安保工作做得非常好,很难有近身采访的机会,只能等到温总理出门的时候,我乘机把问题喊出来,结果总理真的回头了,然后就有了那次独家采访。这条新闻马上成为爆点,外媒狂转。我覺得这样的问题是能提升政府形象的,作为记者,有必要在每一个合适的场合想到你该问的问题,并争取问到。

“人很勤奋时,老天也会帮助你的”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年这么多机会总是你?有没有什么采访秘诀?

秦枫:肯动脑筋,不嫌麻烦,当人很勤奋时,老天也会帮助你的。2008年,在海峡两岸大三通采访中,现场有几百名记者,大家都按照统一时间乘车去指定的地方。而我提前做了功课,提前3小时去了会场,熟悉了整个会场,后来保安开始清场,当时我意识到重要人物就要来了。也许是我平日里穿着都比较正式,所以保安以为我是替领导踩点的工作人员吧,没让我退场。于是,我等到了那几位大人物,独家新闻就这样采到了。所以,作为记者,要自己动脑筋想办法。另外,我记得新疆“7·5”事件后,我去了现场,一般这样的事件都要男记者,我是直接自己飞过去。在去了当地的第3天,我也是偶尔在一家医院附近转悠,看看伤亡情况,忽然看到一群人从医院出来,赶过去一看,原来是口寸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的王乐泉,于是就有了那天的独家专访。所以天道酬勤,绝对的。

记者:这些经验能模仿吗?

秦枫:不能模仿。只有真正喜欢新闻,把新闻当作自己的个人兴趣,随时想,随时思考,有一定的知识积累,才会有这样的所谓“幸运”。我参加了9年的两会,在今年的两会上,碰到一位第一次参加两会的记者,在新疆代表团的开放日上他居然问我哪一位是书记,他手里还拿着所在媒体为他准备的两会问题集,如果记者连这个功课都不做,竟然连坐在主席台最中间的就是书记这样的政治常识都没有,怎么能做一名称职的记者呢?很多记者都有提前准备好的问题,也有不少人把采访当做完成任务,只把它当做饭碗而已,领导交代问什么就问什么。没有激情。另外,还有一些记者,考虑穿着打扮的时间比考虑新闻内容、提问质量的时间还多,一心想着怎么让自己出名获利,那么注定永远做不了好新闻。而我,专注坚持,无欲则刚。

“记者是高端职业”

记者:网上不时会有人提起你的“红三代”的身份,认为你这样的家庭可以不当记者,你怎么回应?

秦枫:家庭背景与我的职业选择无关,与我的新闻追求不冲突,家庭给我的是勇气和视野,让我对国家更有感情,仅此而已,没有给我更多的便利。偶尔还会成为阻碍。比如为了避嫌,不叫我提问,使得我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去争取一个提问。

现在有些人把记者职业当作是那种苦活、累活,低端工种,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记者的真谛。我是在某个使馆工作一年后辞职当记者的。为什么要当记者,我觉得记者这个职业太有意思了,它能增加你的阅历,让你参与历史的进程,亲眼见证历史,是很有魅力的职业。

记者:有人说记者是吃青春饭的职业,你怎么看?

秦枫:当然不是。记者是一个可以做一生的职业。国外老记者多了,而且都是资深记者。这个职业有长度也有深度,如果你的身体可以的话,你可以一直做下去。随着时间的增长,你的阅历和水平会越来越深,岗位也可以从一线新闻记者到调研记者、专题记者、评论记者,每个岗位都有它的魅力所在。我喜欢去一线。否则你没有那种前线的工作状态,对新闻就不敏感了,把握度就会降低了。

记者:大家都说新媒体时代人人都可以当记者。而且,的确这几年传统媒体很多记者都转行了,你怎么看?

秦枫:这就是出不了好记者的原因,太跟风了。所谓人人都可以当记者,就是大家都认为记者就是表面的传声筒。但是真正的好记者,比如纽约时报驻中国的记者,他每年写一本书,如果没有观察力、洞察力、踏实、勤奋,干不了这个。他们所说的人人都能当记者就是那种恨不得车模转行都能当记者的。我希望用实际行动为记者正名。记者就应该是特别干练、特别职业的。记者是特高端的职业,是让人肃然起敬的职业。身为记者,要维护这个职业的尊严。这一点国外记者的确值得我们学习。我记得雅安地震后,国内外很多记者都赶到现场,当时很难为情的是,少数中国记者到了新闻现场不是挖掘事件,而是先来一通自拍自秀,发微博,这在国外记者身上是绝对不会有的。他们看着中国记者的行为,是一种惊讶和不解。

记者:作为采访总监,你怎么培养团队?

秦枫:我的一個理念就是,什么样的性格塑造什么样的能力,你喜欢时政就做时政,我不会强求他们做不喜欢做的事情,只有喜欢才会去创新。另外,对于采访,首要的一点是,先提高问题的质量,同时给团队成员创造更多的采访机会,让采访对象从问题上尊重和记住我们。

记者:你觉得一个记者最基本的素养是什么?

秦枫:有基本的专业背景,基本的职业素质,不怯场,落落大方,口齿清楚。另外还要勤奋,不仅是腿脚勤快,还要脑子勤思维,有激情,有好奇心且愿意学习。今年两会期间,我们团队中的一个88年出生的小记者的表现就非常好。

记者:比如呢?

秦枫:比如她能知道什么人是值得采访的,哪方面应该多问一些。在今年两会期间的央行财长的记者招待会,她有一个提问央行行长周小川的机会,当时她先前准备的问题已经被其他媒体问过了,她是临时自己又想了一个问题,这就是我所说的好记者的基本素质,随机应变,肚里有料。我也一直在默默观察我的团队。我们每天都开总结会,谁做得好,好在哪里,应该注意哪些方面,让团队得到共同成长。

“家庭培养了兴趣”

记者:从你的采访经历看,对政治的关注度、敏感度很高,为什么如此喜欢时政新闻?

秦枫:家庭原因吧。对时政的关注的确是从小培养出来的。小时候家里人天天聊的就是这些,我从小爱听,也爱问。我爸妈都爱看新闻,直到现在,如果我妈觉得我漏看哪条新闻了,就会发信息给我。我也特别喜欢和我爸那个年龄段的人聊天,觉得特有意思,特有听头。

记者:小时候父母对你的教育有什么特别之处?

秦枫:没什么特别。我爸妈很正派,很传统,都是老党员,从小不允许我看言情小说,每到假期我爸就给我选几本书,《红岩》《林海雪原》等等都看过。我特别清楚地记得,12岁时我爸就特意带我去延安、南泥湾。所以在小学时把爱国主义种子埋下了。初中时,让我看的是外国经典名著,高中看的是世界史。在家庭的影响下,我看事物的角度比较开阔,不狭隘、不偏激。而且,一路走来,在我的意识里,不管什么时候,都始终记得要踏踏实实的,不走捷径。现在,如果不是在工作中,我一天都可以不说话,看新闻、看书、收拾房间就够了。我知道大家可能会说,你是不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其实我的世界就是地球,我的精神世界就是国际风云变幻。

另外,我父母给我的自由度比较大,基本没有太多管束。我一岁多就进入全托幼儿园,一直到6岁,住的是集体宿舍。上小学时,每天都坐七八站公交车到学校,特别独立。小时候老师说我不听话,也被罚站。在同样学习成绩好的同学中,我属于成绩好却不听话的学生。

记者:如果采访对象拒绝接受你的采访,你的第一反应是什么?

秦枫:如果我申请专访被拒绝,那希望得到一个理由,如果是现场采访,那没关系。或者,有的采访对象会说,你这记者怎么老问问题。这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还是会接着问。

记者: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和记者这个职业的匹配度高不高?

秦枫:太匹配了,120%的匹配。爱国,有职业精神,有专业主义精神,有不畏权贵的精神,我觉得记者就应该是这样的。

采访手记

不得不说,秦枫身上有一种很特别的气场。

高挑的身材,淡定的神情,干练的装扮,典型的“80”后话语方式,偶尔间任性、随性,还有那种阳光到骨子里的气息,这些特征看似有些互不搭调,但融在一起,就成为她的独特气场。

作为采访者,面对这样的采访对象,我的第一反应是尽可能快速地捕捉这种独特。与她眼神交汇的瞬间。我似乎找到了气场的“源头”。

首先,来源于她那双不依不饶,意欲穿透世界的眼睛。除了书籍的滋养,从业近10年来,她跨越5大洲、42个国家,无论是采访国家政要,还是普通百姓,她都希望把第一手信息客观地传递给受众,这样的成长经历、阅历和个性特征,让她眼中的世界更为客观、立体、多元,也让她拥有了这个年龄的人不曾有的底气和自信。

其次,她很纯粹,她的眼里只有新闻。无欲则刚,道理就是这样。就像钻石,纯度越高,价值越大,也越是锋利。

所以,可能很多人会评价她“雷厉风行咄咄逼人”,但是,她是以这样的表达方式,传递新闻和新闻背后的价值,不管走到世界的哪个角落,她都能用专业主义的精神维护国家的尊严。所以,访谈中,她提到几次:“我觉得这样的事就应该问,这样的事情政府就应该回应,这是能给中国加分的”。

的确,互联网如此发达,世界如此透明,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该如何对待新闻呢?

就在今年全国两会结束后的第5天,也就是3月18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对参会的国务院各部门负责人语重心长地说:“现代社会已经变为一个透明度很高的社会。对于媒体关切、特别是一些重大关切,在座的各位部长们也要主动回应!”“如果社会有疑问、媒体有问题,你却不回应、也不解读,那就很可能引发更多无端的猜测。要勇于主动面对媒体、及时回应社会关切!”

相信秦枫看到这条信息会很欣然。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心脏的功能是输送血液的动力器官,那么结构...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随着城市化进程不断推进,地铁作为城市交通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