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外电场热疗在泌尿外科的应用
位置: 首页 >讲话 > 演讲稿 > 文章内容

体外电场热疗在泌尿外科的应用

2021-10-25 08:12:37 投稿作者: 点击:

体外电场热疗是应用高频电磁场,通过空气耦合,高频电能在患者病灶处转化为热能,使组织温度升高从而治疗疾病的方法。自20世纪80年代热疗在临床上应用以来,这种安全、经济、非侵入性的治疗方法便很快在全世界范围内得以推广,逐渐成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1]、良性前列腺增生[2]、肿瘤深部热疗[3]的常规方法之一。此外,有研究报道热疗也可用于乳腺炎[4]、慢性盆腔炎[5]、白血病[6]等疾病的治疗。从目前热疗在诸多领域的研究结果来看,它很有可能发展成为极具前途的疾病治疗手段之一。但由于热疗目前仍有很多机制及多种生物学效应没有被人们完全掌握,需要我们投入更多的精力到相应的领域研究。本文将就体外电场热疗在泌尿外科的应用综述如下。

1体外电场热疗治疗慢性前列腺炎

慢性前列腺炎是泌尿外科常见病,多发病,好发于成年男性。尽管慢性前列腺炎不是一种直接威胁生命的疾病,但却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许多患者都有明显的排尿异常及精神症状,部分患者的疼痛更是顽疾。目前前列腺炎的病因及发病机理还不甚清楚,根据1995年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的研究,前列腺炎可分为Ⅰ- Ⅳ型,Ⅰ型和Ⅱ型相当于传统分类法中的急性和慢性前列腺炎,Ⅲ型为慢性前列腺炎/慢性骨盆疼痛综合征,Ⅳ型即无症状性前列腺炎[7]。

目前慢性前列腺炎的常规治疗方式包括一般治疗、药物治疗及其他治疗。一般治疗包括健康教育、心理和行为辅导、戒酒、避免憋尿,久坐等;药物治疗包括:抗生素治疗、a受体阻滞剂、植物制剂和非甾体抗炎镇痛药、中药等;其他治疗方式如前列腺按摩、生物反馈治疗、经会阴体外冲击波治疗、心理治疗、手术治疗等也能起到一定的辅助治疗效果。然而,单一的药物治疗或疗法往往难以达到效果,患者生活质量不能得到明显的改善。以联合治疗为原则,进行个体化综合治疗成为了目前研究的热点,近年来有研究报道将体外电场热疗用于治疗慢性前列腺炎,并取得了明显的疗效。

沈敏浩等研究报道了使用体外电场热疗系统治疗慢性前列腺炎120例,总有效率达77.5%[8]。付艳青等通过对160例外电场热疗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效果的观察,总有效率可达95%[9]。北京军区总医院泌尿外科的学者将76例慢性前列腺炎患者分为对照组和治疗组进行研究,比较药物联合局部热疗和单一局部热疗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疼痛症状的疗效,结果显示两组患者的NIH-CPSI(慢性前列腺炎症状指数)总评分和疼痛评分均较治疗前有显著改善,联合治疗组改善更显著。联合治疗对于初发患者比对于采用过其他治疗方法的患者治疗后NIH-CPSI疼痛评分改善更显著[1]。李鹏辉的研究将病人分为单纯热疗组、药物治疗组、药物+热疗治疗组,针对有效率及三种慢性前列腺炎治愈率进行比较,结果表明单纯热疗组明显优于药物治疗组,药物+热疗组明显优于单纯热疗组,其总有效率分别为75%、63.6%和85.9%;而单纯热疗组治疗前列腺痛效果明显,得出结论:服药的同时加用热疗,会提高慢性前列腺炎治愈好转率,对于前列腺痛的患者,建议应用热疗[10]。

研究报道体外电场热疗用于慢性前列腺炎的治疗机制是利用高频振荡电流产生电磁场作用于人体,穿透人体到达射频中央的前列腺及盆底组织后转变为热能,通过热效应作用使血液循环加快,局部代谢加强、血管和组织细胞通透性增高,促进炎症产物的吸收;热疗也可破坏膀胱颈部平滑肌细胞膜及前列腺部尿道内丰富的α肾上腺能受体,降低后尿道阻力,从而减轻患者症状[1,10]。

2体外电场热疗治疗BPH

良性前列腺增生(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BPH)是引起中老年男性排尿困难最常见的一种疾病,随年龄的增长发病率不断上升,到60岁时发病率可达50%[11]。前列腺增生目前的治疗方法多样,但每种疗法都要一定局限性。到目前为止,前列腺增生是热疗在泌尿外科领域应用最多的疾病,大量的文献报道了热疗治疗前列腺增生的良好疗效。我们对相关文献进行学习,将研究内容汇总如下。

孙淑清等通过对108例前列腺增生患者体外热疗后后观察,36例治疗前需导尿的患者治疗后即有23例拔除导尿管自行排尿,自觉症状减轻,有13例治疗后仍排尿困难较重,再次治疗2h后有6例恢复自行排尿;治疗前没有留置尿管的72例中,56例排尿困难症状明显减轻,夜尿次数从3~12次减少到0~3次。总有效率达73.1%[12];李怀富等的报道指出131例前列腺增生患者在治疗前及体外热疗治疗3个月后,其最大尿流率,前列腺症状评分(I-PSS),生活质量评分(QOL)显著改善,但B超发现前列腺体积无明显缩小,88例患者治疗后1年症状复发,再次治疗仍然有效[2]。 鲁军等研究了92例前列腺增生引起的尿潴留患者体外热疗后恢复排尿功能的有78例,成功率84.8%[13]。也有学者对BPH体外热疗的远期疗效进行了分析,认为大多数BPH患者热疗后主客观症状改善时间在1年内,热疗后主客观症状如夜尿次数、尿流率、残余尿随时间的延长疗效逐渐下降;BPH热疗的效果及其维持时间与热疗机制有关,前列腺热疗不在于缩小其体积,而是通过扩宽尿道前列腺部而实现疗效[14]。

有研究认为体外电场热疗治疗前列腺增生的机理是前列腺经加热产生组织变性坏死,最终纤维化、萎缩,从而缓解尿道压迫症状,改善尿路梗阻,而对前列腺显著凸向膀胱腔内者,效果不佳[2]。因此有学者指出最适合体外电场热疗的患者包括:I-II°非中叶BPH;不伴有膀胱结石的BPH;伴有较严重的心脑部疾病不能耐受手术者;TURP术后复发及BPH癌变者[15]。热疗虽然并不能代替手术治疗,但由于其安全,方便,并发症少,使其成为一种有效治疗前列腺增生的新方法,值得我们进一步的研究。

3体外电场热疗在泌尿系肿瘤中的应用

肿瘤热疗是目前国际上较为流行的继手术、放疗、化疗和免疫疗法之后治疗肿瘤的又一手段,大量研究证实热疗可以治疗人体恶性肿瘤,热疗在皮肤癌、肺癌、直肠癌、乳腺癌等的治疗中取得了良好的疗效[16]。热疗通过热效应能有效的杀伤恶性肿瘤细胞,提高病人的生存质量,并且与放疗、化疗联合,可以增加患者对放疗和化疗的敏感性,对晚期及复发肿瘤都有显著的疗效[17] 。目前的热疗方法包含局部,区域及全身热疗,热疗效果又可以通过微波、射频、激光和超声波方式实现。目前已有大量研究试图解释的热疗机制,然而最优化的热疗结合放疗、化疗治疗恶性肿瘤的标准尚未建立,在泌尿系统肿瘤的治疗中亦是如此。

膀胱肿瘤是泌尿系统发病率最高的的恶性肿瘤,其中70%~80%为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而目前大部分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患者采取TURBt术或膀胱部分切除术,术后肿瘤复发率可高达50%[18]。为防止肿瘤复发,临床上目前最常用的方法是膀胱内灌注化疗药物或免疫抑制剂,而单纯的膀胱内药物灌注,总体疗效仍不甚满意。随着对热疗研究的不断深入,其与化疗联合作为一种新的治疗方案在膀胱癌的治疗中逐渐得到应用,并取得明显疗效。

有研究显示热疗可以通过诱导凋亡相关基因的表达发生改变,抑制膀胱癌BIU-87/HCPT细胞株生长,促进其凋亡,且作用呈温度依赖性,热疗同羟基喜树碱联合应用后,可增强化疗药物作用,部分逆转膀胱癌细胞的耐药性[19]。湖北省襄樊市第一人民医院对32例术后复发不能手术的膀胱癌患者行热疗加羟基喜树碱膀胱灌注治疗,对照组单纯化疗药物灌注,研究结果显示治疗组和对照组的有效率分别为:84.7%和57.1%,热化疗联合应用疗效显著,热疗和化疗同时应用表现出明显的协同抗癌作用[20]。王传忠通过对42例膀胱癌术后患者行膀胱灌注化疗与体外电场热疗的疗效观察,随访1年98.6%未复发,3年90.5%未复发,指出体外电场热疗是一种安全有效的方法,热疗联合化疗可显著降低肿瘤复发率,并且操作方便,患者痛苦小,可与膀胱灌注同时进行,值得临床推广[18]。Halachmi S等对56例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患者行TURBt术后联合应用热化疗的研究结果也同样表明膀胱内灌注化疗药物联合热疗可有效预防和减少非肌层浸润性膀胱癌术后复发,并可减缓膀胱癌进展为肌层浸润性膀胱癌,研究表明热疗联合化疗是一种膀胱癌术后有效的辅助治疗手段[21]。

前列腺癌是目前影响老年男性健康的常见恶性肿瘤,在欧美国家,前列腺癌的发病率高居男性所有恶性肿瘤的第1位,在我国其发病率同样逐年增加。对于早期前列腺癌患者,手术是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手段,对较晚期和不能耐受手术者多采用内分泌疗法和放化疗以延长生存期。但晚期前列腺癌对放化疗反应率低且副作用大,长期内分泌治疗治疗后前列腺癌细胞逐渐由激素依懒性转为非依懒性,治疗效果不佳[22]。目前热疗因安全无创、耐受性好、并发症少,在前列腺癌的基础及临床研究中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Dimitra Kalamida等的研究证明前列腺癌细胞PC-3和DU147是温度敏感型细胞,当温度达到40℃时,细胞增值率明显下降[23]。谭卉妍等的研究报道了42℃ 热疗结合抑制前列腺癌细胞PC-3中的Ku80蛋白表达水平可明显降低癌细胞存活率,提高前列腺肿瘤组织对放射治疗的敏感性[24]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对23例局部晚期前列腺癌患者行放疗联合射频热疗。治疗2个月后,PSA水平显著下降,前列腺癌原发病灶缓解率达82.6%,报道指出放疗配合射频热疗治疗局部晚期前列腺癌的近期疗效好,并发症发生率低[25]。王芳等的研究报道了微波热疗用于治疗晚期前列腺癌可明显降低患者血清中的PSA水平,骨痛症状显著缓解,生活质量也有所提高[22]。长沙市第一人民医院黄芳的研究报道指出内分泌治疗联合体外高频热疗治疗前列腺癌骨转移具有较好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同时有助于减轻患者疼痛,提高生活质量[26]。综上,体外电场热疗可作为晚期前列腺癌治疗手段的有效补充,值得临床上进一步推广。

热疗同化疗和放疗联合应用可以达到协同放大效应,是一种有效的肿瘤治疗手段[27]。尽管热疗与放化疗联合治疗肿瘤的机理尚不完全明确,大量的基础及临床研究已经得到开展,目前已报道其可能的机理有:①正常组织细胞在47℃小能耐受1h以上,而恶性肿瘤细胞能耐受的温度仅为43℃,热效应对肿瘤有直接杀伤作用;②热疗能增加肿瘤细胞氧分压,从而提高肿瘤细胞对放射线的敏感性;③热疗可通过增加细胞膜的通透性,有利于化疗药物进入肿瘤细胞内,提高瘤内药物浓度;④促进免疫细胞对肿瘤的杀伤作用,热疗后中性粒细胞、巨噬细胞等免疫细胞及免疫因子聚集,对肿瘤细胞的杀伤作用也增加[16,28,29]。当然,热疗作为一种令人鼓舞的肿瘤新疗法,深层次的机制还有待我们更进一步的研究。

4展望

自体外电场热疗被应用于泌尿系统疾病的治疗以来,随着对热疗治疗的深入研究,人们开始发现其缓解疼痛、改善局部血液循环、放化疗增敏等作用,并逐渐将其应用于治疗慢性炎性疾病、缺血性心血管病、晚期转移性肿瘤等。而在作为体外电场热疗应用较多的泌尿外科,体外电场热疗近年也开始应用于慢性前列腺炎、前列腺增生、膀胱癌及前列腺癌的治疗,并表现出明确的治疗效果,其安全无创、简单易操作性及其潜在效果使其有望成为治疗泌尿系疾病的一种选择。但就目前而言,体外电场热疗应用于泌尿外科疾病尤其是在治疗泌尿系统肿瘤方面的相关研究报道相对较少,缺乏大样本多中心的研究,也无远期疗效的分析,临床应用尚不成熟,需要更多的相关基础及临床研究进一步阐明其作用机制及疗效分析。相信随着新的研究和临床治疗经验的积累,体外电场热疗在泌尿外科将会得到更好的发展和应用。

参考文献:

[1] 张勇,孙凤岭,臧桐. 药物联合局部热疗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疼痛症状的疗效(附76例报告) [J]. 中华男科学杂志, 2008,14(5): 451-453.

[2] 李怀富,阮国锋. 体外射频机治疗前列腺增生症163例报告[J]. 中国全科医学, 2000, 3(1): 75.

[3] 张颖瑛,胡兵,陈磊. 激光诱导间质热疗在前列腺癌中的应用[J]. 肿瘤防治研究, 2015,42(1): 82-85.

[4] 赵清君,韩丽,苑学. 两种方法治疗化脓性乳腺炎疗效比较[J]. 中国误诊学杂志, 2011,11(34): 8369.

[5] 廖湘萍,黄惠芳. 甲硝唑配伍糜蛋白酶侧穹窿注射结合体外射频治疗慢性盆腔炎的临床研究[J]. 医学理论与实践, 2005,18(8): 898-899.

[6] 张福明,李哲深,秦素萍,等. 热疗在阿霉素对 KG-1a 白血病细胞杀伤作用中的增敏作用 [J]. 新乡医学院学报, 2012,29(3): 169-171.

[7] Nickel JC, Nyberg LM, Hennenfent M. Research guidelines for chronic prostatitis: consensus report from the first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International Prostatitis Collaborative Network [J].Urology, 1999, 54(2):229-233.

[8] 沈敏浩,陈群,严志强, 等. 内生场热疗系统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疗效分析[J].中国男科学杂志,2003,17(14):272-273.

[9] 付艳青,王云鹏,周仕刚,等. 体外电场热疗机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的效果观察[J].临床误诊误治,2010,23(10):90.

[10] 李鹏辉. 高频热疗治疗慢性前列腺炎的疗效评价[J].中国临床医生,2005,33(11):41-42.

[11] Roehrborn CG, McConnell J, Bonilla J, et al. Serum prostate specific antigen is a strong predictor of future prostate growth in men with benign prostatic hyperplasia [J].J Urol, 2000,163 (1):13-20.

[12] 孙淑清,扈昕虹,刘建平,等. 体外射频治疗前列腺增生108 例分析[J]. 吉林医学, 1997,18(2): 70.

[13] 鲁军,凌桂明,张先有. 体外射频治疗前列腺增生尿潴留的疗效分析[J]. 上海医学, 1996,19(5): 287-289.

[14] 王健,路萍,董琼芳,等. 前列腺增生症体外射频治疗的远期疗效分析[J]. 中华物理医学与康复杂志, 2002,24(3): 192.

[15] 李秀娟,侯菊鲜,贾蜜花. 体外射频治疗良性前列腺增生 196例临床观察[J]. 包头医学院学报, 2008,21(2): 178-179.

[16] Rao W, Deng ZS, Liu J. A review of hyperthermia combined with radiotherapy/chemotherapy on malignant tumors [J]. Crit Rev Biomed Eng,2010, 38(1):101-116.

[17] Wust P, Hildebrandt B, Sreenivasa G, Rau B, et al. Hyperthermia in combined treatment of cancer [J]. Lancet Oncol, 2002, 3(8): 487-497.

[18] 王传忠. 膀胱灌注联合电场热疗预防膀胱癌术后复发42例分析 [J]. 中国误诊学杂志, 2009,9(21): 5227-5228.

[19] 刘春来,刘嘉,刘屹立,等. 热疗对膀胱癌细胞 BIU-87/HCPT耐药相关基因的影响[J]. 西安交通大学学报(医学版, 2012,33(2): 227-230.

[20] 文欣轩.高频热疗联合H CPT 膀胱灌注治疗复发膀胱癌32 例近期疗效观察[J]. 肿瘤防治研究, 2005,32(6): 375.

[21] Halachmi S, Moskovitz B, Maffezzini M. Intravesical mitomycin C combined with hyperthermia for patients with T1G3 transitional cell carcinoma of the bladder [J]. Urol Oncol, 2011, 29(3):259-264.

[22] 王芳, 韩忠诚, 柳江,等. 高能聚束微波热疗治疗晚期前列腺癌的临床观察[J]. 临床肿瘤学杂志, 2008,13(5): 463-464.

[23] Kalamida D, Karagounis IV, Mitrakas A, et al. Fever-range hyperthermia vs. hypothermia effect on cancer cell viability, proliferation and HSP90 expression[J].PLoS One, 2015, 10(1):e0116021.

[24] 谭卉妍,黄锦坤,罗金泰,等. Ku80表达抑制联合热疗对前列腺癌细胞放射敏感性影响的研究[J]. 现代泌尿生殖肿瘤杂志, 2013,5(6): 360-363.

[25] 向作林,曾昭冲, 吴 铮. 三维适形加量放疗联合射频热疗治疗局部晚期前列腺癌的临床观察[J]. 临床肿瘤学杂志, 2009,14(4): 361-363.

[26] 黄芳. 唑来膦酸钠联合体外高频热疗治疗前列腺癌骨转移的临床疗效的观察[J]. 医学信息, 2013,26(4): 261-263.

[27] Eppink B, Krawczyk PM, Stap J,et al. Hyperthermia-induced DNA repair deficiency suggests novel therapeutic anti-cancer strategies [J]. Int J Hyperthermia, 2012, 28(6):509-517.

[28] 张汀荣,许晨,林青凤. 三维适形放疗联合射频热疗治疗局部晚期前列腺癌[J]. 中国杜区医师, 2009,11(22): 182.

[29] 王斌,王行环,崔书中,等. 丝裂霉素膀胱热灌注化疗治疗高复发浅表性膀胱癌的初步临床研究[J]. 临床泌尿外科杂志, 2012,27(6): 431-434.编辑/冯焱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从1930年11月起,国民党南京政府在10万军力基础上递...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现代战争中的反坦克作战强调多层次、多平台的组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