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情、意的永恒——德彪西之音乐美
位置: 首页 >讲话 > 演讲稿 > 文章内容

声、情、意的永恒——德彪西之音乐美

2021-09-26 12:07:21 投稿作者: 点击:

【摘要】德彪西,19世纪法国作曲家,被后世称为印象主义音乐的始祖。印象主义音乐作为音乐界的一种新风格,有其独特的艺术特点和审美特质。本文通过简述德彪西的音乐特点,结合相关的音乐美学方面的知识,分析、归纳、论述了德彪西音乐的美学特征。

【关键词】德彪西;印象主义;色彩;意境

【中图分类号】J624.1 【文献标识码】A

一、乐之本色

克洛德·阿施尔·德彪西(Claude Achille Debussy,1862~1918),19世纪末20世纪初法国影响颇深的作曲家,“开创了19世纪晚期辉煌的‘印象主义’风格新音乐”[1]被后世称为印象主义音乐的始祖,他确立了印象主义音乐的创作理念和风格特征。印象主义一词最早见于绘画艺术,指线条粗糙、画面模糊,音乐中的印象主义沿用自绘画。19世纪,欧洲的各种革命运动、哲学思想、科学技术都促使文艺流派的革新,艺术界兴起了“印象主义绘画”和“象征主义文学”两大流派。德彪西总是喜欢与象征派诗人、印象派画家们来往,受其影响,他将印象派画家重视光色变化的创作理念和象征派诗人隐晦朦胧的表现手法运用于自己的创作中,使音乐关注的也是光色变化和直觉印象。德彪西于1918年3月25日在巴黎辞世,距今整整一百年。

德彪西的音乐创作涉及多种体裁,其中钢琴音乐占首要地位,管弦乐创作数量不多但各具特色,音乐特征主要表现在:一是音乐题材多以自然景象、民间风俗和神话传说为主,如月光、流水、节日、仙景等;二是曲调发展上避免使用浪漫主义音乐中常见的重复、扩充等表现手法,旋律短小、零碎,和声上和弦结构增加,和声色彩丰富;三是重视调式功能的表现力,采用多样的调式音阶,如五声音阶、中古调式及全音音阶;四是节奏上多使用复节拍,节拍的不规则划分减弱了音乐的推动力,使音乐呈松散流动的态势;五是音色方面运用各种乐器以及各种乐器的色彩变化,配器与织体安排独到,弦乐组细分且常以互换音区的方法使管弦乐色彩多样;六是乐曲结构自由,段落界限模糊,不再如古典、浪漫时的交响乐那般冗长。

二、乐之美韵

“音乐艺术是人类最伟大、最动人的创造之一。音乐曾使数以万计的人为之动情、为之感奋、为之倾倒,也曾使人类的精英——伟大的思想家、文学家、科学家为之发出由衷的赞叹。”[2]音乐之所以具有这样吸引人的气质,是因为它具有一种特有的美的品位。

(一)音声融合——色彩美

“色彩”一词最早见于绘画艺术,王次炤先生曾说:“音乐中的色彩性,并不是指由声音的音色造成的视觉上对颜色的联想,而是指在听觉空间中声音本身的丰富性。”“音乐中的色彩只能体现在音响效果上,它实际上是一种音响的色彩。”任何一部作品给人的印象总是从构成它的物质材料开始的,音乐艺术的感性材料是声音(音色),它总是以音响标志着其存在。然而,音响的色彩又不仅仅指简单的音色,更重要的是指各种音色和技法的组合,和声和配器就是最能表现色彩性的因素。在德彪西的音乐中,色彩性和声远重于旋律,他打破了传统的和声进行规则,增加了和弦结构,运用高超的配器技法将各种音色的乐器完美地结合起来,并在不同的调式调性上呈现,使音乐独具色彩美。如钢琴曲《水中倒影》,和声是最重要的表现手段,作曲家通过增减和弦结构得到丰富的色彩和声,以不同的调式音阶和多层次的织体,栩栩如生地描绘了荡漾水波所反射出来的光影闪动的景象。

法国作曲家柏辽兹曾说:“配器法是应用各种音响要素为旋律、和声和节奏着色,”配器丰富了乐曲的音色,是音乐色彩性展现的重要手法之一。德彪西的管弦乐曲极其重视配器,他广泛使用各种乐器,将管弦乐队细分,不同音色的乐器在不同音区展示出缤纷的音乐色彩。交响三折画《夜曲》可谓是将色彩美展现的淋漓尽致的一部作品,创作于1899年,由三幅音画组成。第一首《云》,作曲家说“这是天空呆滞的形象”,乐曲一开始单簧管和大管以声部平行的和弦奏出主题的动机,象征笼罩着天空的灰色云层;随着弦乐的持续浮动、调性的转换、调式特殊音的处理使音乐弥漫在一种灰色、惆怅的氛围之中;中段长笛奏出的五声音阶给人一种新鲜感,但很快进入再现段,明亮的长笛终究没有冲破天空原有的灰色。第三首《海妖》更是色彩十足,作曲家在丰富的管弦乐中加入了女声合唱用来表现海妖形象,竖琴、英国管、单簧管等乐器的色彩性使用,展现出海妖既可怕又活泼的一面;随着拍子的转换、三连音和六连音的运用、合唱的起伏预示海面逐渐沸腾,最后在竖琴的泛音和合唱的低语下结束,全曲展现出一种朦胧而又神秘的色彩。

(二)画意诗情——内容美

内容,相对于形式而存在,音乐的内容一般分为音乐性内容和非音乐性内容,音乐的内容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但往往经由非音乐性内容的介入而变得透彻。音乐中非音乐性的内容主要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听觉想象在音乐中获得的各种视觉形象及画面,也称绘画性内容。音乐表现画面主要是通过模仿自然界的声音、渲染气氛等方式来暗示、象征某种画面或情景。德彪西的音乐吸收了印象派绘画描绘感官印象的特征,主要表现了作曲家通过听觉、视觉、幻觉所捕捉到的自然现象、景物、人物的瞬间感觉和印象,使音乐的内容有一种画面感。

交响素描《海》是德彪西最为人知的管弦乐作品之一,全曲三个乐章,塑造出多幅不同的海景画面。在第一乐章《在海上——從黎明到中午》中,乐曲一开始弦乐从低音慢慢滑向高音,从弱到强,随着远方红日的缓缓升起,远方微明,暗示出一幅晨光初现、海面平静、海浪轻抚海滩的令人沉醉的画面;第二乐章《浪花游戏》是一首活跃的、节奏轻快的谐谑曲,乐曲一开始,弦乐以震音的方式象征大海的平静、辽阔,钢琴和竖琴的完美配合展现出一幅波光粼粼的画面,随着英国管、长笛、小提琴的不断加入,浪花之间嬉戏打闹的场景开始生动起来,各种乐器的碰撞、声部的递增,在钹和鼓的进入下使整个喧闹的场景达到高潮,生动地营造出一幅海浪欢腾、波动跳跃的画面;第三乐章《风和海的对话》更是神奇,乐曲一开始定音鼓预示着海面不再平静,铜管的音调也显得狂暴,力度和速度的不断推进,和声的急速变化,这一切都使大海和狂风的对话紧张疯狂地进行着,最后随着圆号音色的进入,海面又逐渐恢复了原来的平静……而这一切,仅听着音乐眼前就能浮现出相应的画面。

另一种非音乐性内容指通过听觉想象在音乐中获得的各种事态发展的过程及情节,也就是文学性内容,与文学有关的作品有歌剧、歌曲和一些取材自文学的标题音乐等。音乐表现文学内容主要是通过音调和节奏特征去暗示或象征,德彪西的音乐借鉴了象征主义文学的创作理念,自然少不了这一手法。如他的歌剧《佩利阿斯与梅丽桑德》,内容直接取材于象征主义诗人梅特林克的同名话剧,描述了阿莱蒙特王国的孙子哥劳,在林中偶遇一女子梅丽桑德,带回宫并娶她为妻,不料她却与其兄弟佩利阿斯相恋,哥劳知道后杀死佩利阿斯,之后梅丽桑德也在忧伤中死去。全剧音乐朦胧,没有明确的主题旋律,而是创造性地围绕所需要的音乐进行展开,大量运用象征和暗示的表现手法,如剧中戒指掉入水中,作曲家便用竖琴的波动来象征这一动作。德彪西的音乐因这些非音乐性内容因素的介入而显得不再晦涩,欣赏者不仅能够听到音乐的客观性内容,还可以通过想象联想出可视的画面与匹配的情节。

(三)飘逸朦胧——意境美

“意境一词来源于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美学范畴,”[3]是艺术中一种情景交融的境界,是艺术中主客观因素的有机统一。意境中既有来自艺术家主观的情,又有来自客观现实的升华的境,二者有机融合,情中有境,境中有情。意境美是艺术审美的至高追求。意境作为中华民族在长期实践中形成的一种审美理想境界,任何艺术作品都要创造意象,讲究意境,因此任何艺术作品都应该是情境交融的。音乐艺术作为一种非语义性艺术,是以音响的形式在时间上构成艺术形象,多通过感性的方式激发和影响人的审美意识,以美的意境感染人,以美的體验感动人。在西方音乐中,从古希腊开始到中世纪的宗教圣咏所营造的就是一种空灵缥缈的意境美;再到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时期发展起来的各种标题音乐,仅是标题就给人无限遐想,营造出一种朦胧的意境。

德彪西的音乐一改浪漫乐派注重表现深刻社会内涵和重大题材的创作理念,主要表现的是对外界事物的瞬间感受,重在对自然景物、光线和色彩的描绘,音乐往往具有朦胧、飘逸、空幻的气质。他用短小的曲调作为音乐动机,呈现出一种非长久式的音乐意境,总体上给予听众一种变化着的瞬间的心灵触动,模糊又清晰。他还打破了调性的束缚,让音符游移于各种音阶之中,善用琶音表现自然现象,借景抒情又超然物外,使听者在虚无缥缈的意境中进入一个忘我的境界。如他的管弦乐前奏曲《牧神午后》,取材于象征主义诗人马拉美的同名诗篇,诗中描述了古希腊神话中一个牧神的形象。乐曲一开始,长笛独奏出一段牧歌风格的音调,这个音调在不断变化的伴奏的陪衬下反复出现在乐曲中,给人一种漂浮不定的如梦如幻的感觉。而且,乐曲中乐队的色彩华丽而细腻,其他木管和铜管乐器奏出优美的曲调,如一串串淙淙流水的竖琴声,使整个音乐如梦境般美妙,映衬出神话世界的飘逸幻境和牧神睡梦中朦胧模糊的奇妙境象。

再如钢琴名曲《月光》,选自《贝加马斯克组曲》,据说取材于一首同名诗,描写的是一位已故舞者在月光下跳舞的画面。这首曲子正是通过柔美的旋律、清澈的和声、流畅的织体来描绘月光下大自然的景象,曲中轻快的琶音貌似月光在闪烁,似乎真有一位轻盈的舞者在皎洁的月光下优美地跳舞,舞步时而快时而缓,欲停又起,如真似幻,带有一点点孤独、一点点感伤,整体给人一种波光粼粼的月光下缥缈如梦、闪动着的意境美。

三、乐之永恒

综上所述,德彪西的每一首作品都富有多种美的特质,非一种能穷尽,也正因如此,他的音乐才能在世界音乐之林中独树一帜且经久不衰。然而,因为他的音乐只是针对性地描绘了自然景物和神话意境,缺少社会意义,所以它没有盛行多长时间就被更加激进的新的音乐流派所代替。作为一种艺术革新曾启迪了20世纪初一大批作曲家的创作,后来音乐中的“表现主义”“十二音体系”以及“序列音乐”等多种音乐形式都或多或少受到德彪西音乐的影响,也正因如此,他的印象主义音乐才得到了重视,其艺术性与重要性也逐渐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理解和接受。

“音乐的美是人们对音乐的一种体验和称谓,是从审美主体的听觉感受达到更高层次的神领与意会,是内在于音乐之中并能够为审美主体所直觉的美的品味。”[4]音乐美产生于音乐家的主观与客观世界的完美结合之中,体现在音乐的形式与内容的高度统一中。领会音乐美是一个长期且不易的过程,意境美作为音乐审美的最高追求,作曲家们在极力创造意境美,欣赏者也在尽力领会意境美。然而,只有当我们充分理解了音乐的形式特征和内容涵义后,身临其境,才能实现音乐审美的最高追求,领悟意境美。

德彪西的音乐真可谓是:音画相融,色彩斑斓;诗情画意,蕴意非凡。自然之声,如梦似幻;借景抒情,音声抒怀。

参考文献

[1]蔡爽.德彪西音乐里的印象主义与象征主义[J].当代音乐,2016(09):61-63.

[2]张前,王次炤.音乐美学基础[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 1992.

[3]陈希.论德彪西钢琴音乐的意境美——以组曲《为钢琴而作》为例[J].当代音乐,2016(17):52-54.

[4](美)约瑟夫·马克利斯:西方音乐欣赏[M].北京:人民音乐出版社,2001.

作者简介:郭红霞(1991—),女,汉族,甘肃省陇南市宕昌县,硕士,研究方向:音乐美学。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换流变压器是直流输电工程中的核心设备之一,...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摘要:随着社会经济和科技的迅猛发展,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面临着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