示形动敌创造战机的经典
位置: 首页 >文档下载 > 问题清单 > 文章内容

示形动敌创造战机的经典

2021-12-04 00:02:01 投稿作者: 点击:

zf图片集

莱芜战役,我华东野战军以放弃山东解放区首府——临沂和伤亡8000余人的代价,消灭敌1个“绥靖区”前方指挥所、2个军部、7个师共5.6万余人,活捉敌“第二绥靖区”中将副司令李仙洲。这场战役是我军首次组织的大规模运动战,歼敌速度之快,俘敌数量之多,创造了解放战争开战以来的最高纪录。莱芜战役的胜利,巩固了我军后方,为扭转华东战局起到了重要作用。

作战背景

1946年7月至1947年1月,华东战场我军连续进行了苏中、宿北、鲁南等战役,歼敌20余万。为了继续执行内线歼敌的作战方针,我军主动将战场由苏皖边区转至山东,主力集结在临沂周围休整待机。国民党军虽然遭到沉重打击,但并未放弃与我决战鲁南的基本企图。蒋介石认为,占领苏皖解放区,并把我军逼到山东,是战略上的胜利。获悉华野主力集结于临沂后,敌人判断临沂为华东解放区首府,我军必然竭力死守。于是制订了“鲁南会战”计划,集中30万精锐,由南北两线进攻山东解放区,企图在临沂附近与华野主力决战,消灭我华东野战军。为此,蒋介石亲自到徐州部署,并派参谋总长陈诚坐镇指挥。

战前态势

敌南线的欧震兵团辖8个整编师(军)21个旅分左、中、右三个集团,作为主要突击兵团,自台儿庄、新安镇、城头一线,三路北犯临沂。左集团胡琏指挥整编第11师、整编第64师和整编第59师;中集团李天霞指挥整编第74师、整编第83师和第7军;右集团黄百韬指挥整编第25师、整编第65师和整编第67师。此外,1月27日,原已反正的伪军郝鹏举部叛变投蒋,被敌改编为第42集团军,所属4个师,部署在黄百韬东侧海州外围的白塔埠、驼峰地区,担任侧翼掩护。北线的李仙洲兵团指挥3个军,作为辅助突击兵团南下,趁虚攻击莱芜、新泰、蒙阴一线,企图捣毁我军后方基地,配合南线部队聚歼我华东野战军。

南线之敌重兵压境,中央军委指示华野“诱敌深入,集中绝对优势打敌一路”。根据中央指示,陈毅、粟裕起初想把中路之敌挡住,让胡琏孤立突出,集中5、6个纵队歼灭胡琏集团。但胡琏很狡猾,中路上不来,他也不冒进。因为不久之前华野刚刚打了宿北战役、鲁南战役两场歼灭战,那时候敌人叉开五指,被我们各个击破,这时候敌人接受教训了,密集靠拢,稳固推进,我们对左路的诱敌就没成功。后来陈、粟首长又想把胡琏这一路挡住,让李天霞突出进来消灭他。奈何李天霞也不傻,左路上不来,他也不上前去。于是陈、粟首长命令2纵进攻白塔埠、驼峰地区,讨伐叛军郝鹏举。郝鹏举反复无常是有名的投降将军,这支部队战斗力很弱,2纵用2天时间就把它收拾了,并且生擒郝鹏举。但我军打郝鹏举的真正目的是吸引黄百韬东援,准备挡住李天霞,围歼黄百韬。可黄百韬也很滑,看出了我军真实意图,郝部遭攻击,黄百韬非但不东援,反而又往西边缩了缩,靠上李天霞。

战役筹划

南线国民党军始终密集靠拢,齐头并进,步步为营,没有战机。北线攻击集团则比较“积极”,在蒋介石、陈诚的催促下,李仙洲集团深入解放区,2月4日占领莱芜,6日占领颜庄,8日占领新泰。陈老总提出,干脆舍南求北先打李仙洲。负责华野作战指挥的粟裕经过仔细分析后认为可行,临沂虽是山东解放区首府,但不是必守之地,何况在敌我力量对比悬殊的情况下,死守硬拼也守不住。南线之敌异常谨慎,行动缓慢,猬集成团,没有战机,而北线李仙洲集团已孤军深入,威胁我军后方,我若突然北上,出敌不意歼灭之.不仅可打破敌南北夹击计划,而且可以巩固后方,休整部队,以逸待劳,从容迎击南线之敌,完全立于主动。此外,李仙洲虽然是黄埔一期毕业生,但长期在机关工作,野战指挥经验不足,较南线之敌容易对付。

华野将舍南求北方案上报中央,军委批准后,粟裕命令2纵、3纵,伪装成全军主力模样,宽正面展开,在南线与敌人进行所谓的“决战”。1纵、4纵、6纵、7纵、8纵从2月10日起,急行军隐蔽北上,同时驻胶东、渤海的9纵、10纵也赶来了。粟裕命令地方部队在兖州以西的运河上架桥,造成华野要向中野靠拢的假象。同时我军还在黄河边大张旗鼓地找船,这都是迷惑敌人的假动作。2纵、3纵两个纵队宽正面展开后,采取运动防御,以空间换时间,打到2月15日主动撤出了临沂。

国民党军占领临沂之后大肆吹嘘,说鲁南大捷,“在临沂外围歼灭共军16个旅”。全国都在广播:国军鲁南大捷!蒋介石和参谋总长陈诚都很兴奋。但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很厉害,李仙洲的三个军是他派出的,他的头脑比较清醒,对国军虚报战功的惯例也比较了解。广播说鲁南大捷占领了临沂,“那华野主力哪去了,会不会奔我来了?”王耀武判断我军主力有改变作战方向的可能,16日晨即令李仙洲全线后缩。

我们的部队还没到齐,敌人突然后撤,有的指挥员沉不住气,想赶紧开打,至少要吃掉它的“尾巴”,忙活了半天,啃不着肉总得捞碗汤喝吧。这时,陈老总的高明就表现出来了,他说“你们别急,沉住气,王耀武明白,但他当不了陈诚、蒋介石的家,老蒋和陈诚还会把李仙洲给咱们送回来的。”于是,北线之敌后退时,华野坚持既定决心,在主力未到齐之前,不惊动敌人,各部继续向预定地区隐蔽集结。果然,蒋介石、陈诚信了南线的战报,“歼灭共军16个旅”。加上我们示形动敌工作做得好,有在运河上架桥的,有在黄河边找船的,还放出风说要跟刘邓部队会合。蒋介石真以为华野伤亡过大,准备放弃山东,退往黄河以北。于是严令李仙洲集团加速南进,协同南线部队,聚歼华野残部。

军令如山,王耀武、李仙洲不敢违抗,只好又把部队向前推。2月17日,李仙洲部重占新泰、颜庄。18日,华野调整作战部署,进一步明确了各纵队任务,以1纵、8纵攻莱芜,4纵攻颜庄,7纵切断第46军与第73军的联系,6纵攻吐丝口镇,9纵控制博山以南。战役原定19日发起,因时间仓促,准备未周,决定延至20日。

19日,王耀武查明华野主力北移准备攻歼新泰、莱芜的企图,急令新泰、颜庄之敌星夜北撤,并命第73军之77师迅速南下归建。敌变我变,华野随即又调整部署,决定以8纵与9纵共同设伏,首先歼灭南下归建之敌77师,战斗预计于20日15时打响。

作战经过

2月20日,8纵、9纵主力进至和庄,设伏完

莱芜战役示意图2毕。午后,敌第77师全部进入我预伏地区,再不攻击,敌将穿出我军包围圈。于是我军于13时提前攻击77师,战至21日拂晓将其全歼。其余各纵队于20日晚对困守莱芜的李仙洲集团发起全线进攻。至21晨,攻占莱芜城郊的几个要点,打退守军的连续反扑。攻占锦阳关,包围吐丝口镇守军。李仙洲固守无力,待援无望,遂在王耀武的指令下,于23日率第73军、第46军向莱芜以北突围。由于道路狭窄,人员、马匹、车辆争相夺路,秩序混乱。46军军长韩练成是我地下党员,在我敌工干部策应下,临阵放弃指挥,脱离部队,更增加了突围部队的慌乱。

华野主力4个纵队在莱芜至吐丝口镇的公路两侧设置袋形阵地,并将由南线赶来参战的2纵部署于蒙阴地区,防止李仙洲向西南撤退。上午10时,李集团先头部队进至芹村、高家洼一线,即遭6纵顽强阻击。中午,李集团后尾撤出莱芜时,4纵一部立即抢占该城,断其退路。同时,由1纵、4纵、7纵、8纵组成的东、西两突击兵团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拥挤于南北约2公里、东西约3公里狭窄地域的李仙洲集团发起向心突击.枪炮齐鸣,杀声震天。

国民党空军副司令王叔铭是李仙洲黄埔一期同学、同乡,亲自率领数十架飞机前来解围。李仙洲眼看无力自保,急忙通过无线电请求王叔铭“全力向共军轰炸、扫射,务期与地面部队协同作战。”尽管敌空军对我阵地狂轰滥炸,仍无力挽救败局。我攻击部队大胆穿插,分割围歼,仅用5小时即歼灭李仙洲集团,活捉李仙洲。第73军军长韩浚率余部千余人钻隙撤人吐丝口镇,会合新编第36师向博山方向撤退,被部署于青石关地区担任阻击的9纵歼灭。战役结束当天,蒋介石得到消息,大骂李仙洲:“行军连个侧翼警戒哨都不放,几十年军旅生涯,脑花都长到猪头上去了。”陈诚随声附和:“就是放六万头猪让共军去抓,三天也抓不完啊!”其实,这场败仗责任不全在李仙洲,高层判断失误瞎指挥,他下边的第46军军长韩练成还是我们的卧底,一直在暗中做手脚,这仗不败就怪了。王耀武哀叹:“莱芜战役,损失惨重,百年教训,刻骨铭心。”华东野战军乘胜发展攻势,收复胶济铁路西段及其两侧的县城13座,使鲁中、胶东、渤海解放区连成一片,有力改善了山东战场作战态势。

战役点评

莱芜战役,是华东我军转入纵深腹地后,在敌大军压境逼我决战的情况下打的一场大规模运动战。从2月20日发起进攻,到23日彻底解决战斗,3天歼敌5.6万余人。这场战役敌我双方谋略对抗非常精彩。敌人也不傻,我军原计划在临沂外围诱歼南线之敌,但胡涟、李天霞、黄百韬多次看穿我真实意图,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没有战机。华野定下“舍南求北”方案后,王耀武也非常敏感,屡屡打乱我军计划部署。陈诚、蒋介石也很慎重,反复派飞机低空侦察。但我军不为任何困难动摇,不为各种表象迷惑,一方面巧妙示形、多方误敌,一方面适时修正计划、变更部署,最终骗倒了敌人,创造并抓住战机,赢得了胜利。

第一,我军高屋建瓴的战略指导和机动灵活的战役指挥是克敌制胜的关键。1947年底,陈毅同志总结华东战况时说:

“我们比战术是比不上人家的,如操场动作,内务管理,战斗动作等。我们愈往下比愈差,但愈往上比则愈强。如旅以上战役组织比人家强,纵队更强,野战司令部又更强,到统帅部的战略指导更不知道比他高明多少倍……一年来自卫战争的胜利,首先是战略上的胜利。虽然我们打胜仗靠同志们不怕牺牲流血的精神和大炮机枪,但主要是靠统帅部、陕北总部、毛主席的战略指导。”毛泽东的战略指导英明灵活,不计一城一地得失,坚持诱敌深入,以歼灭敌有生力量为主要作战目标,认真听取下级意见建议,鼓励下属机断行事,充分发挥各级指挥员的主观能动性。国民党军的战略指导则非常糟糕。蒋介石先是误判我军实力,以为华野在前期的苏中、宿北、鲁南战役中伤亡重大,不得已才放弃苏皖边区,退人山东,战前盲目乐观;继而误判我军企图,以为临沂是山东解放区首府,华野必然竭力死守,不可能主动放弃,对华野改变主要作战方向估计不足;及至战役结束,蒋介石说:“我只知道刘伯承有两下子,不知道陈毅也厉害。”惨败至此,居然还不知道华野的作战指挥主要由副司令粟裕负责,陈毅主要扮演政委的角色。如果说不了解对手还情有可原,黯于知己就更不应该了。国民党内部山头林立,腐败丛生,虚报战功由来已久且蔓延成风,各级都心照不宣。“歼灭共军16个旅”这种层层兑水吹破天的战报,王耀武都不敢信,蒋介石居然信以为真。不知彼又不知己,一厢情愿瞎指挥,焉能不败?

第二,华野各级指战员英勇顽强,不怕牺牲,坚决执行上级命令,是夺取胜利的基本条件。粟裕同志在《莱芜战役初步总结》中对各纵队的作用给予了充分肯定。“各纵队指挥员在山地作战、通讯联络困难及超越敌第一线作战等不利条件下,能围绕总的意图,机动、灵活、果敢、坚决地完成任务。”我基层指战员在残酷战斗中也表现出压倒一切敌人的战斗精神。2月21日,莱芜之敌向我1纵1师1连防守要点小洼发起猛烈反击。1连在敌机轰炸扫射及两个方向地面火力的夹击下,从10时至15时,顽强抵抗2000多敌人的轮番冲锋,奉命撤出阵地时,1连仅剩1名排长和36名战士,但他们毙伤的敌人超过1个营,胜利完成了任务。

第三,山东解放区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是取得战役胜利的基础。莱芜战役,我充分利用内线作战的有利条件,大力组织地方部队、民兵参战,广泛动员人民群众支前。各级地方党组织提出“一切为了前线胜利”、“解放军打到哪里就支援到哪里”等口号,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全力以赴支援前线。几十万支前民工队伍风餐露宿,跋山涉水,用肩挑、畜驮和独轮小车,为我军运送了亿万斤的粮草、弹药。战役过程中,地方部队和民兵积极协助主力侦察敌情,封锁消息,广泛开展破袭战、地雷战,日夜袭扰疲惫敌人,开展政治攻势瓦解敌军。所有这些,都有力保障了战役胜利。

“兵以诈立”,示形动敌在现代战争中仍有广泛运用。信息化时代,研究莱芜战役,对提高指挥员的谋略思维能力应该不无裨益。

(责任编辑 赵军)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我国经济快速的发展,各方面都取得了优异的成...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从古至今,地图作为人类文明的产物,一直是人们认知现实世界、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