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央白:白族母性文化的象征物
位置: 首页 >报告 > 述职报告 > 文章内容

阿央白:白族母性文化的象征物

2021-01-13 16:12:04 投稿作者: 点击:

位于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剑川县城西南30.5公里的石宝山(直线距离20.5公里)的石钟山石窟(图1),是开凿于南诏第十世国王劝丰佑年号天启十一年(公元850年),至大理国段智兴盛德四年(公元1179年),前后经过300多年的时间所开凿的佛教石窟,迄今共发现了十六个石窟,造像139躯。其中,沙登箐区现存窟龛五处,石钟寺九处,狮子关三处。

石钟山石窟是云南石窟中造像数量最多,题材最丰富,雕刻艺术最精美,同时也是保存最完好的石窟。其中,在石钟山石窟十六个窟当中,最特别的莫过于第八号窟的“ 阿央白”(图2、3、4)。

“石钟寺区第八号窟位于石钟寺区上层崖面最东侧,龛顶上方有一榜题框,框内残存墨书题记9行,楷书:古以圣主自在灵台筏?道兰/若观世音者法发无相渡四生/而方便法师忙忙无形祥~情/而~~~~其造像主~坐/上士布~~~天王员者善言/维于相如功能~于~万/代次名~~~中福田无穷/子孙世世~~~果生生无尽后/盛德四年作~已亥岁八月三日记。

在榜题框左右和上方雕莲花、荷叶及流苏等,框下雕刻云纹三朵,整体形成一个半圆形龛楣。由此推测,榜题与龛像系同时雕作而成,框内的墨书纪年,应是龛像雕刻的年代。

龛内正中现存一锥形物高浮雕,锥形物中央刻一凹槽,即当地民间所谓“阿姎白”(女性生殖器)。从整体造型看,锥形物雕凿粗糙。锥形物下为一仰莲台,莲台正面已经残损。莲台下为一束腰方座。

龛左右侧壁各存减地平钑结跏坐佛造像一铺。

龛外两侧各有一天王龛。二天王像样式大体相似,头及面部已经残毁,现存头冠及面部为1953年重雕。”

阿央白高0.42米,在白语中女性生殖器隐讳的称呼。 阿央白在这个石窟内与佛、菩萨、天王同列,并同时被供奉在莲台上。接受着众信徒们顶礼膜拜。她的形象是中国佛教石窟艺术中绝无仅有的女性生殖器的实物。

由于阿央白一词在现在白语里找不到比较明确的解释,学者们对此也提出种种不同的看法。

首先,在阿央白一词的解释上,阿央白又作阿央白,阿殃白。张旭认为:

“‘阿姎白’到底如何解释呢?彝族的同志对’白’的解释多数是一致的,是女性生殖器。但对’阿姎’二字说法就不完全相同。有的同志说,’阿姎白’就是彝语’阿卖白’,即女性生殖器……(白族同志)说,’白’是白语对女性生殖器的古称。……也有的同志说,’白’就是白语’匹’的变音,意思是女性生殖器,即石窟上方墨写的’西匹乃’。’阿姎’一字鹤庆白语是对初生婴儿之称。拟此,则’阿姎白’可解释为生婴儿之阴户,说的文雅一点,就是婴儿的出生处,或是生婴儿之物。“

李发高则认为应为“按样白”之误。其云:

“‘按样白’是白语的女性生殖器,而且词义表达出妇女崇拜石生殖器的内在含义。……所称’阿盎白’或’阿映白’当是’按样白"这一语词音之误。是纪录的同志用汉语字记取白语音,必然会影响到词义的正确解释(因为声调是区别词义的)。故白族同志不能理解他的含义,解释的同志亦无法弄明白它的意思。”

蒋印莲于《生殖文化在洱海地区的遗留》一文中则称:

“这一女阴石刻,俗称’阿央白’。这一名词最初见于50年代初宋伯胤对石宝山进行考察之后撰写的<<剑川石窟>>一书,但对’阿央白’的解释较为含糊。1956年全国人大派出云南民族调查组,写出<<南诏大理国历史遗址及社会经济调查纪要>>一文。文章写道:’……剑川石宝山的石刻女阴生殖器’阿央白’,’阿央’是白语’姑娘’的意思,’白’是女生殖器的意思。当地白族对此有另一种称呼,把他叫做’西匹乃’,意思为’死的生婴物’。由于’阿央白’一词在现在白语里找不到较明确的解释,学者们对此提出种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这是一句彝语,是女生殖器之称’;有人认为‘白’是白语‘匹’的变音,意思是女生殖器,而‘阿央’是对初生婴儿之称,‘阿央白’可解作生出婴儿之裂缝;也有人认为‘阿央白’是汉语译音,由于纪录不够准确,没有将白语的的声调表达清楚,这必然回影响到词义的正确解释,故一些白族同志不能正确解释他的含义。并认为比较正确的读音是‘按样白’,‘白’是女性生殖器之俗称,‘样’是撒出婴(指产婴)。因此,‘按样白’就是白语女性生殖器,而且词义表达出妇女崇拜石生殖器的内在含义。

陆家瑞认为阿央白,意为“女婴有水长草的地方”或“女婴(跨间)之裂之缝”。为女性生殖器隐讳之代称。

从以上解释看,无论是出自白语还是彝语的“阿央白“都被解释为女性生殖器。在我看来“阿央白”中的“阿姎”为白族对女性的称呼——“阿女”,意为姑娘,女人,女孩,“白”白语中意思为摆开,打开。或是“掰”的意思,阿央白合起来意为女孩子张开双腿,隐喻为女性跨间的生殖器或女孩子的生殖器的意思,在白语中,女性生殖器还有其他的一些称呼,如“匝得”、“匹乃”、“给得”(动物名鸡或小鸡)。在阿央白石雕旁的龛楣上刻写着“西匹乃”,“西”即汉语里的归西,死的,不能移动的,“西匹乃”直接翻译即是骂人的丑话“死匹”,即:死的女性生殖器。

石刻的题记中“福田无穷”,“广集化生路,大开方便门”也明确说明了“阿央白”就是女性生殖器。

而类似于这种女性生殖器的崇拜物,在很多民间习俗中都能见到,尤其以云南白族所在的西南地区甚为普遍。在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首府个旧市,在城边的老阴山就是由于其山崖上有一个外形酷似张开的女阴而得名。四川盐源县前所岩石上有一个“打儿窝”石洞,据说向洞里投石块,进者可孕。凉山喜德县观音岩上也有一个“摸儿洞”,求子者在烧香磕头后,将手深入洞中,摸石块者有子,沙子者有女。云南西双版纳景洪县的基诺洛克山中的基诺族将类似于女阴的贝类奉为神物崇拜不已。贵州大方县白蜡花若乡也有一个求子洞名为“阿若迷”。而鹤庆境内也有两处教著名的石生殖器,一是在黄坪的“母山(又称石母家什)”,一在朵美。云龙县内更有一盐井,外部形状酷似一具女阴,盐水从其中流出。在云南剑川周边地区如此多的女性生殖器崇拜物与阿央白出现在剑川县地区和白族远古文化有一定的联系。

与汉民族迥然不同的是白族不仅称天为“天母”,在白族天地观念中,天亦是“母性”象征。在白族创世神话中,天、日、月、风、雨……都由女性创造或主宰。从《开天山劈地》、《观音蒙天》、《开辟索句坝》、《风羽坝的来历》等白族故事中的“观音姥姆”用她的四方蓝头帕蒙出来的,风是她剪开头帕四角的口子里吹将来的,雨水是从头帕的布眼里均匀落下的,这位观音姥姆不仅是天的创造者,也是风和雨的主宰者。而太阳和月亮则是姐妹俩。

在白族家庭的日常生活中,母亲的地位非常的高,被称为当家母(白语:“当家嫫”)。家庭事务都由当家母主持,安排。在婚姻习俗中,无论有无男子,都可以招女婿倒插门,白语为“招女受恩”,女婿同儿子有平等的家庭财产继承权。女子出嫁,不改姓名,而男子上门,必须改姓改名,其子女也必须随母姓。在丧葬习俗中,有“爹西自更使,嫫西自古使”的说法,意思是父死,可以量力办丧事;母死,则须跪着办丧事,而母亲墓碑的衔称,假如父姓赵母姓王,提为“赵母王氏”,突出一个母字。而舅权也很大,这也因为“以母为大”的白族传统。在白语中更有许多以“母”为大,为主的词组,带“母(嫫)”的词语,更成为白语中带感情色彩的词组或短语的一大特色。白族人在遇到大喜大悲时,情不自禁地叫“嫫”,成为一种共同的浅意识。

在白族民间文学中,无论是传说中的故事还是民间诗歌乃至民歌都无一不流露出女性文学的特征。

云南的佛教是带有浓厚地方民族特色的巫、鬼、密三教色彩的“云南密宗”,中老年妇女组织的“妈妈会”所信奉的白传佛教,白传道教、就连白族原始宗教的朵兮薄教也对观音菩萨十分崇拜,信奉白传佛教在白语中称观世音菩萨为“观音母”或“观音姥姆”。观音姥姆在传说中成为白族开天辟地创世神话的“始祖母”,“造物主”,就连南诏、大理的建国也得到观音母的帮助。

大理剑川的石宝山更有一年一度的纵歌,纵情的歌会。歌会是专门为有情人和没有情人的青年男女提供几天的时间,去谈情说爱。在这些人当中并不仅仅局限于未婚男女,已婚男女同样能够享受同样的快乐时光,这与古代周人之“社”、宋人之“桑林”、楚人之“云梦”……是爱之交融,情之荡漾的“桑林野合”的遗风类似。

而阿央白出现在剑川石宝山上,与石宝山在白族历史中的重要位子是分不开的。剑川是南诏国最重要的食盐产地,也是南诏与吐蕃争夺之地,而石宝山地处于南北通道,即茶马古道的重要位子,她即是商道又是佛教传播之道,更是滇西北地区连接内地、西藏、缅甸和印度的重要路线之一。石钟山也可能曾是南诏王室狩猎休闲之地。在这样一个狩猎休闲的胜地建盖相关的建筑,对于信仰佛教的南诏国而言,建造一个佛教的石窟就成为了可能。更有文献推测石钟山可能是南诏大理国历代王陵所在地。

阿央白出现的时间在现在也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所有争论都集中到了“阿央白”女阴石刻是原有之造像?或是后来改雕?持肯定论者认为,剑川石刻女阴作为原始生殖崇拜物,在当地由于妇女们长期的朝拜,使其面前的石板留下深凹的痕迹,这表明了其历史悠久非新物之说。而从阿央白到地藏王菩萨一字排开的群雕顺序看来,更让肯定者确定其序是按照佛教所说的生死轮回之序排列的。持否定论者认为,阿央白所立的莲座虽已风化,但也依稀可见其雕工的精细,这与阿央白的雕刻风格迥异。持否定论者认为立阿央白处原为佛像,具体落在释迦牟尼、观音菩萨像或欢喜佛这三种和当地文化有着密切联系的实物佛像上,佛像毁坏后人们另立了阿央白,这个供当地人们崇拜的性符号。然而具最新有关剑川石窟的考古报告(1999年),经过仔细辨认残存的墨书造像题记,“兰若观世音……造像主”等题字,结合窟内原应雕造佛像,结合“观世音”题名,考古工作者认为,原来主像可能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而阿央白只是在主像残毁后才出现的。

但无论研究报告指出的时间如何,无论新旧久远,阿央白,确实是一座实实在在的女性生殖器,与众佛教造像一起出现在石窟中,同众佛一起接受着当地群众的膜拜。当地白族在向“阿央白”磕头前都要朗诵一首祭祀歌,歌词为“jinl on mail,dexfvrx guail;cainl dainrx me,me dainrx bainl,dainrx zil bainl nail nail.”意为:“金蛙(指蛙),身小肚子鼓的大;锅打罐,罐打坏,打成攀乃乃(象声词)”。朗读完,等对面山中有回音,再磕头,给“阿央白”抹香油。这种女性生殖崇拜的观念一直延续到了今天。阿央白作为当地白族母性文化的一个代表是不能否认的,也是一个活态的母性文化的象征。

(作者单位:四川美术学院)

作者简介:张春继(1976-),云南剑川人,白族,硕士,四川美术学院讲师,主要研究方向: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民间美术研究、产品设计与材料研究、艺术人类学与当代艺术创作。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2012年1月21日至4月15日举办“中国...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在电影里从妈妈到女儿,再到女儿的女儿,似乎女人的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