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仙侠剧的神话原型研究
位置: 首页 >活动总结 > 社会实践总结 > 文章内容

国产仙侠剧的神话原型研究

2021-12-24 20:04:04 投稿作者: 点击:

摘 要:国产仙侠剧以2003年发行的《仙剑奇侠传》为标志,经过数十年的发展,随着《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等电视剧的热播,掀起收视狂潮,并已形成稳定的收视群体。本文将借助神话原型相关理论,从叙事模式、文化符号和集体无意识三个方面,深入分析国产仙侠剧热播背后的文化因素和隐藏在观众心中深刻的民族集体无意识。

关键词:仙侠剧;神话原型;传统文化

中图分类号:J905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2096-5079 (2019) 21-0-02

自2003年电视剧《仙剑奇侠传》热播以来,国产仙侠剧在中国大陆横空出世并迅速引发收视狂潮,经过数年发展,以《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花千骨》等现象级电视剧为标志,国产仙侠剧逐渐培养出稳定的收视群体,并以其较为精良的制作、成熟的叙事模式、如诗如画的景观呈现,在国产电视剧中独树一帜。仙侠剧是仙侠小说和仙侠游戏的衍生品,以叙事完整的仙侠小说和仙侠游戏作为铺垫,仙侠剧在此基础之上还原并打造独具特色的故事情节和故事主人公,除吸引原有读者和玩家群体之外,仙侠剧更是以其電视媒介的优势和特色,赋予原初的仙侠小说和仙侠游戏以生命力,使其重焕光彩。

以2003年《仙剑奇侠传》为标志,开启我国国产仙侠剧的先河。仙侠剧融神话、武侠和言情于一体,并将故事架构在一定的虚构历史背景之中,从神、仙、人到妖、魔、鬼,此六界均可成为仙侠剧的故事发生背景。同时,故事背景的架空与强虚构性并不因此而产生突兀感,在此六界真实发生的爱恨情仇的江湖故事,唤起观众内心深处的集体情感,更拉近观众与仙侠剧之间的距离。同时,江湖主人公的传奇人生和精彩故事,镌刻着中国传统文化的深刻基因,正邪较量、侠义仁心以及东方特有的情感观念,和观众的感情同频共振,引发共鸣。基于此,本文将仙侠剧定义为:吸收融合神话、武侠、言情等影视剧特色并输出中国传统文化价值观的一种叙事结构较为固定、充满瑰丽浪漫色彩的影视剧。国产仙侠剧经过十多年的发展,已收获巨大市场热度和收视群体,国产仙侠剧的热播和取得成功的原因不一而足,本文将主要借助约瑟夫·坎贝尔、荣格等学者的神话理论,从神话原型角度去解读镌刻在国产仙侠剧中的深厚传统文化基因,深入解析国产仙侠剧中不为人知的神话密码。

一、单一事件:英雄冒险模式

美国著名神话学者约瑟夫·坎贝尔曾在《千面英雄》一书中提出著名的“英雄冒险模式”,该理论被众多好莱坞剧作家奉为“创作《圣经》”。坎贝尔认为,神话中的英雄必须要经历过三个阶段的冒险:分离——传授奥秘——归来。英雄生来与常人不同,他会在日常生活中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召唤,从而与自己的原生环境产生分离,并由此踏上冒险的旅程,从而进入了英雄冒险的第二个阶段:传授奥秘,在这一阶段中,英雄要经历种种考验与磨难,经历女人的诱惑,并最终与天父和解,化凡人而为神,获得恩赐。“一旦穿过阈限,英雄就在奇怪的、变幻不定、模棱两可的,梦也似的景色中活动,他必须在这种环境中经受一系列的考验并活下来。冒险神话故事中的这一阶段是人们最喜爱的部分”。在经历作为英雄必经的磨难之后,英雄便将要归来,包括拒绝归来、借助魔法逃走、来自外界的救援、跨越归来的阈限、两个世界的主以及生活的自由等要素。

根据同名游戏改编的电视剧《仙剑奇侠传》,是国内仙侠剧的开先河之作。男主人公李逍遥作为该剧中的“英雄”,在故事开始,仿佛受到某种神秘力量的指引,为救离奇昏迷的大婶而踏上冒险之旅,并在仙灵岛邂逅了赵灵儿,阴差阳错之下踏上了冒险之旅,由此开启了该部剧中最为精彩的部分,在冒险的过程中,李逍遥经历了来自拜月教的种种刁难,与赵灵儿、林月如之间上演爱恨情仇的感情纠葛等,并最终完成冒险,回归平静,完成了自己作为“英雄”的使命和成长。热播剧《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青丘白浅作为一个“女英雄”,亦是在踏上冒险之旅后,穿梭在魔、仙、人界,历经感情纠葛和生命“渡劫”,完成使命,回归自由与平静。

国产仙侠剧的故事叙事模式与坎贝尔提出的“英雄冒险”模式不谋而合,在使剧情更为跌宕起伏之余,也使得观众完成了一次“心灵的冒险与成长”。荣格认为,神话与我们的内在心灵世界相联系,帮助我们认识更广阔的内在世界并滋养社会。国产仙侠剧中主人公的英雄冒险,无疑使观众也经历了一次冒险和成长,他们随主人公的悲欢离合而喜怒哀乐,完成一次冒险,实现一种成长。国产仙侠剧仿若为现代人打造一种“现世乌托邦”和心灵的极乐世界,在剧中,观众们暂时摆脱世俗事务的困扰与忧烦,随主人公的英雄历程重新体验神话仪式的灵性召唤,获取某种精神图腾和情感的快感体验。约瑟夫·坎贝尔认为,“神话和仪式的主要功能一直是提供把人类精神向前推进的象征符号来抵消经常出现的、把人类精神拖住使之无法向前的人类幻想”,仙侠剧中营造的神话氛围带给现代人们一种精神力量,在现世中作为“精神庇护”而存在,仙侠剧中跌宕起伏的情结和欢畅的完美结局,迎合了时下大众的审美期待,契合人们的生活状态与生命体验,符合时代文化心理。剧中的主人公们通过“英雄冒险”,引导观众在剧中酣畅淋漓地成长与蜕变,得到审美期待的满足。

二、文化符号:神话原型意象的书写

“原型”是荣格提出的一个重要概念,他认为,原型和集体无意识是一个文艺作品之所以称之为伟大和经典的不可枯竭的创作源泉,“原型”是一种自然精神在心灵中的诗意表达。同时,荣格进一步指出,文学艺术的创作过程,是神话母题被翻译成为现代语言重新显现的过程。著名神话学家约瑟夫·坎贝尔在《千面英雄》一书中曾直言“令人惊奇的是影响深层创造核心并给它以灵感的独特有效力量蕴藏在最微不足道的保育室的童话中——就像海洋的气味包含在一滴海水之中,生命的全部奥秘存在于一颗跳蚤的卵内”,这颗“跳蚤的卵”放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中,无疑是中华民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神话,由不同创作者发挥想象,赋予神话在当代以新的生命力。仙侠剧中凝结着丰富的中国古代神话原型,创作者们在深入还原和改写神话原型的同时,使得观众在荧屏之外,获得一种集体无意识的再发现,实现情感共振。本文将深入分析在仙侠剧中较为典型的神话原型——地母原型。

地母原型与生命本源相联系,她像大地母亲一样繁衍出生命,而且代表温暖、安全、保护等因素,使后代在保护中不被威胁地长大,是人类集体无意识中古老的童年记忆。将地母原型还原至中国古代神话中,女娲氏是其典型代表。在《仙剑奇侠传》中,赵灵儿被视作女娲族的后人,生来带有某种温暖的特质,温柔娴静,闪烁母性光辉。“地母作为原型使人想起那无意识的、自然的和本能的生命”,由于其女娲族后人的特殊身份,她生来注定将守护一方子民平安作为己任,拯救苍生,造福万民。在面对儿女情长与国泰民安的重大抉择时,灵儿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最终为了消灭邪恶力量拜月水魔兽,与其同归于尽。作为守护族人的力量,赵灵儿将母性色彩发挥到极致,生命亦因此燃烧殆尽。《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的青丘白浅,作为女神仙,勤学苦练仙术,为守护一方太平。在三界和平受到威胁时,她亲自出马,与恶势力擎苍交战,终换得短暂和平。仙侠剧中的女性,多以地母形象出现,迎合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关于女性的主观想象和审美期待,激发深藏在观众心中的集体无意识。

三、民族与集体无意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底

荣格认为,在人类的无意识中,包含着大量其他的东西,它们与人类、种族与集体有关,是千百年来人类种族心理的积淀,作为一种蕴藏在种族、集体与历史中的“潜在的”现实,它并不是由个人后天获得的,而是先天地由遗传保留下来的普遍性的精神机能,是一种集体心理,凝聚在世代人们的内心深处。国产仙侠剧之所以在播出之初便受到观众的喜爱,与国产仙侠剧中渗透的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念不无联系,而正是传统文化与价值观念,构成了集体无意识的深层密码。

《仙剑奇侠传》中,以“英雄”李逍遥、赵灵儿、林月如为代表的正义派始终在与邪恶派“拜月教”进行斗争,“拜月教”教主通过虚假教义奴化国人,企图实现自己的政治报复和野心,做尽坏事,成为该剧中无可争议的“恶势力”代表。李逍遥和赵灵儿在阴差阳错之中与拜月教展开关于“正邪”的较量,这是凝结于民族集体无意识深处的传统价值观以及二元对立的思维逻辑:善恶和邪正。韩非子曾有言:不劲直不能矫奸,唐朝诗人柳宗元更有诗文:善恶不可以同道,关于善恶相较的观念,已凝结在人们的民族血液之中,成为中国民族传统精神的代言者。

同时,仙侠剧中的“仙” “侠” “道” “勇”,是每个侠义之士的人格魅力与精神追求,更是观众内心的美好精神向往。“仙” “侠”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源远流长,有古语:少年游侠、中年游宦、老年游仙。国产仙侠剧于有形无形中渗透着“道可道,非常道”的道教文化基因,电视剧《仙剑奇侠传》的女主人公之一的赵灵儿的母亲青儿曾说:明白天道,通晓圣道,能从四面八方通达帝王之德,就懂得一切放任自然。同时,仙侠剧中渗透着“因果循环”的佛教文化基因,《三生三世十里桃花》中,处处渗透着如“这世间有因果循环,有因就一定要有果,有欠就一定要有还”类似的台词。“因果循环” “寻人生之道” “生有涯而知无涯”,儒释道三种宗教文化的影响,丰富了千百年来中华民族的文化内涵,更无形之中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于内心深处形成一种不自知的情感,藏于内心深处,并在观看仙侠剧时一触即发,化为某种情感共鸣和内心深处的动容。

国产仙侠剧的热播,再次将博大精深的中国古代神话与中国传统文化带入观众视野。在仙侠剧中通过场景、人物设定以及叙事方式的构建,通过中国传统神话母题和原型意象触动凝结在观众内心深处的民族集体无意识,使观众在丰富审美感官的同时,也实现了心灵的动容、舒緩与重建。约瑟夫·坎贝尔认为,神话不是神话叙述的叠加,或者怪异意象的汇集,神话中包含着人类对自身宿命的认知以及悲剧性超越。只要人类追求自己的本质,就无法离开神话。从该意义上理解,国产仙侠剧无疑完成了神话的重述和心灵的重建,带领观众进入“现世乌托邦”,现代人们的压力与焦虑在仙侠剧营造的神话中得以和解和释放,同时,中国传统神话和传统文化价值观借助大众媒介的外衣得以重焕光彩。

参考文献:

[1] 【美】约瑟夫·坎贝尔,比尔·莫耶斯.神话的力量[M].朱侃如,译.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2013.

[2]荣格.潜意识与心灵成长[M].上海:上海三联书店,2009.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中西部人才的培养和储备关系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如何规范高层次人...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案例提供:北京世纪思创声学技术有限公司袁斌随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