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根旺奇石,玩儿的就是艺术
位置: 首页 >信函 > 介绍信 > 文章内容

刘根旺奇石,玩儿的就是艺术

2021-09-15 08:04:32 投稿作者: 点击:

按常理来说,观赏古生物化石唯有到自然博物馆,但实际情况是,在北京十里河奇石城这个国内最大的以观赏石交易、鉴赏为主的市场里面也有以古生物化石为主的博物馆,而且是国家批准的私营博物馆。

做这次采访之前,记者曾随北京收藏家协会副会长高博达先生来这里参观过,坦诚地说被惊着了,这里有比恐龙还要早亿年的鱼龙、海龙、海百合以及贵州龙、中国龙的化石。其中,最大的化石达十几米长,最小的仅不足3厘米……

当日,馆长刘根旺先生因应邀到外地对一块奇石进行鉴定,没有得见。后来经过高会长的沟通,刘先生很爽快地答应了此次采访,他经常乘坐海航的飞机,对本刊也喜爱尤佳。看来,缘分也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

与石结缘自然而然

刘根旺是典型的老北京人,为人谦和却又不失豪爽,言语间不时地会幽默一把,透着不经意的睿智。谈起怎么会喜欢上石头时,他不禁感慨万分。

掐指算起来,从参加工作到退休,刘根旺干过13个工种,其中在北京二七车辆厂的经历可以说奠定了他走上赏石收藏之路的根基。

当时他工作中的师傅,国内奇石收藏大家刘桂林先生看刘根旺工作卖力肯干,业余时间也喜欢文学艺术方面的东西,便觉得这小伙是个可塑之材,就问刘根旺愿不愿意跟他一起玩石头。

起先刘根旺还不明所以,但到师傅家看到满眼的各色绚丽无比的石头后,顿时就喜欢上了,想不到石头还能“长”成那样,惊叹于它们的浑然天成,更折服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当即就决定拜师刘桂林。

由此,业余时间和师傅一起捡石头就成了刘根旺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当时是20世纪70年代,还没有奇石收藏的概念,玩石头的人也不多,按刘根旺的话说就是,那时候大家基本上都是捡石头,也没有太多买卖之类的事,除非看见尤其特别的才会买,并且也不贵,相比其他门类的收藏更纯洁一些。

刘根旺说,他收藏奇石,与其说是出缘巧合不如说是自然而然,或是水到渠成更贴切,因为没有杂念,就是因为喜欢,最关键的是有一个好的领路人。

随着收藏研究的更加深入,后来靠捡石头有些满足不了刘根旺收藏的需求了,于是花几十元、几百元买石头就成了常态,但当时来说还是便宜,要知道从前一盒香烟就能换回一块较为精美的石头,搁现在一块石头几十万元、几百万元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奇石就要它的原汁原味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刘根旺便开始参加全国最高规格的奇石展览,并经常受邀到国外与当地爱好者交流,获得奖项无数,在业界取得了极高的声望。他对奇石的鉴赏功力在国内已经是权威级的了。

在刘根旺的奇石展厅里,各个种类、不同形态的石头多达上百种之多,但这还仅仅是他眼中的精品石,亦有很多被他留在了仓库里。

精品石他是不卖的,刘根旺说,“我不是生意人,玩收藏也是从以藏养藏开始,之所以进入市场,因为发现只有进入市场了,你才能更了解石头的种类以及收藏规律,同时资金流转起来之后,也才能够有实力购买更加珍稀的石头。但说到底,我还是以收藏为主。”

近些年来,随着一些企业包括企业老板们的喜爱,奇石收藏越来越被关注,市场行情也越来越好。这也带动了一批奇石收藏爱好者的进入,收藏队伍越米越壮大。

对此,刘根旺在感到欣喜的同时,也有担忧。他说,现在收藏爱好者虽说也还可以通过“捡”来丰富自己的藏品,但已远不如从前,精品已经被“捡”得差不多了,唯有交换与购买才能得到宝贝。这无形中促成了越来越多的商贩也进入到奇石买卖领域,然而他们却只顾赚钱而不懂得石头的美到底在哪儿,造成了很多精品被人为地破坏。

刘旺举例说:“大家都知道著名的金海石,他出自北京平谷的金海湖,现在金海湖附近就有个一条奇石街,我到那里一看,大多被出售的石头都被打磨过了,他们认为那样更好看。其实这恰恰破坏了石头的本质。就如同青铜器上的铜锈一样,一定要保留着才有价值,同样,你若把一件明代的已近斑驳的家具刷上新漆,那这不是岂有此理么。奇石奇就奇在它的天然,它的原汁原味。”

平生最大的捡漏

对收藏家来说,想来捡漏是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了。而对于奇石收藏者来说,捡漏就像家常便饭,刘根旺说,尤其是早年间,凡是石头差不多都是捡来的,这可比收藏其他门类的物件刺激多了。

不过近些年来捡漏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但刘根旺偏偏依然能经常捡到漏。几年前,他逛潘家园的时候,发现有一个摊位出售制作完手镯后的玛瑙石的边角料,圆形的,很是好看,尤其是上面的一些天然图案,栩栩如生,他一问价,不挑3块钱一块,挑呢则5块钱一块。

“我在旁边看了一会儿,发现没人认这东西,就连价都没还都给它包圆儿了。很沉呢,雇了辆车才拉走。谁知第二周我去时,那个摊位又摆出一堆来,这可把我美坏了,全拿下。”

刘根旺从锦盒中拿出若干这些石头给我看,真是美呆了。

“现在这些石头,哪一块也得值几百上千元,关键是它们美得有意义。你说这是不是捡漏?按价值来说,我认为它们要超过手镯本身,因为它们是纯天然未经雕琢的。”

不光自己,说起别人的捡漏故事,刘根旺也是眉飞色舞。他就曾看见一位捡漏高手在潘家园以600元购得一只宋代宫里的玉佩,估计市价怎么也得几万元,而卖主一直把它当成普通的玉佩来叫卖。“说起来容易,捡起来难,没有点真功夫买的还是精不过卖的。不过那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很少听说有人能够‘捡漏’了。不是有真功夫的人少了,而是赝品太多真品太少了。”

对于石头,尤其是玉石来说,赝品最可怕的影响是,一旦某地以造假闻名,那么随之而来的就是“臭鱼效应”,该地的真品就会名声扫地。以“皱、瘦、透、漏、丑”取胜、号称天下第一名石的灵壁石产自安徽的灵壁县,宋代诗人方岩对灵壁石发出过由衷赞叹:

“灵壁一石天下奇,声如青铜色如玉。”曾经一块名为“锦绣中华”的灵壁石价值高达1998万元。但自从该县渔沟镇出现了一个灵壁石的造假村以后,灵壁石无论是在国内市场还是在国际市场名声陡降。一提起灵壁石,行家们首先想列的是赝品,一般不会轻易出手。

说到兴奋之处,刘根旺用手指了指展柜制高点的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其实我也早就注意到了。这是块红河石,上面赫然矗立着一头牛、一个仕女、一只凤凰,尤其是那只凤凰,美得没话说,若说它是天然形成的,估计没有几个人会信。“这块石头可以说是我平生捡到的最大的漏。几年前有个地产商,慕名来我的店里要选石头,他也是刚玩,进入这个行当不久,除了要买我的石头之外也想请我去他家看看他的石头。当时这块石头摆在他家最醒目的位置,我一看就走不动道了,但我也没妄动,因为它太具象了,实在也拿不准。地产商看出我对它有意思,便说如果喜欢,可以拿几块我的石头和他换。”

如此一来,现在这块石头就成了刘根旺的镇宅之宝。可以说千金不换了。

“如果那位地产商再早玩几年石头,如果他对奇石的研究再深入一点,相信我这个漏也捡不

上,实属天意啊。”

谁说中国没有龙?

经过几十年的收藏与研究,刘根旺一直期待他的奇石能够有飞跃性的突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获悉,贵州关岭化石群国家地质公园内,珍藏着我国古生物化石中珍奇的三叠纪鱼龙、海龙、鳍龙、齿龙等海洋生物化石,还有千姿百态的海百合和菊石、双壳、牙形石、鹦鹉螺、腕足及陆地生长异地保存的古植物化石。数量之巨大,种类之众多,保存之精美,形态之神奇为全球同期地层所罕见,堪称世界一流,具有极高的科研价值、收藏价值和观赏价值。

贵州是喀斯特地貌的王国,在亿万年的历史长河中,贵州高原历经了多次地壳构造运动的“洗礼”。其问,海进海退频繁,沉积了巨厚的海陆相地层。贵州高原埋藏了丰富的矿产资源和古生物化石资源。同时,由于亿万年强烈的地质风化和溶蚀以及流水、冰川的作用,贵州除了随处可见的峰丛怪石、山泉飞瀑、伏流泉涌、溶洞峡谷等自然奇观外,同样还演化出无数奇妙的奇石精品。

刘根旺开始魂牵梦绕于这些未曾谋面的“地球历史的见证者”了。机会终于来了,2001年底,应北京自然博物馆邀请,贵州奇石展“巡回”到了北京,且一展就是3年。刘根旺大开眼界。在这里,他第一次看到了生活在2亿多年前的“新中国龙”化石。该龙体化石长3,30米,线条流畅,神态威武,宛若神龙在天飞舞,中华民族数千年历史仿佛顷刻间凝聚为一点,顿现眼前。刘根旺欣喜若狂,他忘乎所以地仔细观赏着,体悟着“新中国龙”所承载的古生物学、古生态学、古海洋学、古埋藏学和古地层学的科学意义。

龙,是中国的图腾,我们亦被誉为龙的传人。然而很多西方人认为龙是邪恶的,是鳄鱼的变种。对于这一点刘根旺很是不屑。“恐龙距今1亿3千多年,而贵州的“新中国龙”被证实要比它早得多,可以说是恐龙的爷爷,甚至可以说恐龙是它的变种才对。”

在贵州奇石巡回展结束,有关方面准备将展品送回贵州时,刘根旺极力挽留,他说,如此美轮美奂的奇石精品,应该留在京城,让更多的人知道和了解,体现其应有的价值。贵州奇石巡回展负责人被他的真诚所感动,于是,在刘根旺的操办下,贵州古生物化石博物馆落户在了北京十里河奇石城。

“这些化石所表现的不仅仅是地质遗迹,更是珍奇的石头。它承载着远古的生命,比普通的奇石更富于内涵。我也希望媒体能多宣传它,为中国龙证明!”

面对这些石头,刘根旺常常用“妙不可言”来形容其艺术性。他说,更多的则是无法有一个确切的表述。刘根旺琢磨着这些奇石,常常被这些风化千年的历史所感染,被从远古神话到当代科学的演变所陶醉。刘根旺认为,古生物化石的色调、透润程度,是任何画家无论如何也描绘不出来的。事实上很多著名的画家参观后也感叹,自己无力与天公媲美。

奇石养生其乐融融

刘根旺收藏奇石能够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应该说与家人的支持是分不开的。而且他与其他收藏家还不同,他们家是一家老少齐上阵,爱人、闺女、姑爷都是奇石爱好者,按他的话说,我老伴儿对石头的研究,譬如市场地位上来说,甚至比我的水平还高呢。

闲暇的时候,刘根旺会一个人慢慢踱步在展厅内,津津有味地欣赏他的宝贝石头,百看不厌。每当有客人来,他就游刃有余地娓娓道来,讲述那个年代的古生物是如何生存以及怎样绝迹的,讲述这些化石的来由和特征,讲述这些化石独一无二的美妙以及人类无法企及的恒久艺术魅力,简直就像一部活的“石头辞典”。

“我和老伴儿现在吃喝不愁,又有退休金,平时喝喝茶,一有时间就一起出门游历四方、捡石头。若说养生,这就是最大的养生,首先心情愉悦,这比什么都强。捡石头的路上,都是鹅卵石,对脚部无形中就是个按擵。同时,最初捡石头,稍微多几块就搬不动了,还得先找个僻静处埋起来择日再找人来搬。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后来多捡几块一点都不在话下,连颈椎病都好了……”

目前来说,刘根旺最大的心愿是想出一本关于奇石收藏的书,他说,奇石的魅力在于体现了天文、地理、地质、书画、建筑、自然等综合艺术,奇石,玩的就是艺术。“石可言美,石可言志,石可言情,石可言趣,石可言事”,石头几乎能体现出人世间的一切。所以,要把它介绍给更多的人。

而且,他还要开展一系列文化活动,免费为北京市民提供科普基地,并将进行世界巡回展,向世界展现中国石文化的奇特魅力。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2017年7月31日,荔波县委书记尹德俊在县委十二届五次全会报告中说:...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随着连续四届的成功举办,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