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杰拉·卡特《与狼为伴》的诡异与唯美
位置: 首页 >活动总结 > 教研活动总结 > 文章内容

安杰拉·卡特《与狼为伴》的诡异与唯美

2021-01-14 00:23:59 投稿作者: 点击:

摘要 安杰拉·卡特是一位中国人不熟悉的英国女作家,也是一位独特的英国女作家。安杰拉·卡特用美伦美奂的语言表述出女权主义的理想和对文学美质的追求,使其作品充满了哥特式的诡异、童话般的传奇、魔幻主义的奇幻、女性主义的呼喊。短篇小说《与狼为伴》就是安杰拉·卡特在创作文本上的一种尝试。准确地形容安杰拉·卡特的创作风格的话,应当用两个词,那就是“诡异”与“唯美”。

关键词:安杰拉·卡特 《与狼为伴》 诡异 唯美

安杰拉·卡特是一位中国人不熟悉的英国女作家,也是一位独特的英国女作家。安杰拉·卡特出生在伦敦南部的伊斯特本(Eastbourne),在布里斯托尔大学毕业后,安杰拉·卡特曾在谢菲尔德大学、澳大利亚阿德莱德大学、美国布朗大学任教。安杰拉·卡特一生写了十几部小说,她用美伦美奂的语言表述出女权主义的理想和对文学美质的追求,使其作品充满了哥特式的诡异、童话般的传奇、魔幻主义的奇幻、女性主义的呼喊。短篇小说《与狼为伴》就是安杰拉·卡特在创作文本上的一种尝试。

20世纪60年代至70年代正值英国小说突破传统的写作模式、争相在创作中彰显创意的时代。活跃的创新气氛弥漫于英国文坛,各种文本脱颖而出,正如阮炜在《20世纪的英国文学史》中所言“这一时期甚至可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最富有创造力的时期,尽管与乔伊斯的时代相比,它的灵气是少一点,它的开创性也弱一些。但它的许多实验本身并不乏价值。”以Y·R·福尔斯、艾丽丝·默多克、缪里尔·斯帕克、威廉·戈尔丁等人标新立异的创作实践为代表的英国60年代的文学清楚地表明了这一文学实验的价值,安杰拉·卡特以独树一帜的哥特式风格鹤立于英国70年代的英国文坛,她独创了在传统中营造现代氛围,在读者熟知的情节中创新的写作方法,使她的创作格外引人注目。1977年安杰拉·卡特把法国17世纪的著名童话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小红斗蓬》重新译出,并加进了一些全新的现代元素,把当代人的生活理念注入了古老的童话体内,使其成为一篇具有强烈的现代气息的童话。安杰拉·卡特的这些新编童话奇特诡异,美人与野兽、凶残与柔情、死亡与爱情相互交织,作者高举着诡异与唯美之旗,让阴霾般的故事与精致的叙述语体营造成诡异与唯美的范本,让读者领略“出色的描写天才”的想象力与语言高度。

一 情节设计上的诡异改制

1977年安杰拉·卡特在她翻译的夏尔·佩罗的童话集的前言中写道“每一个时代都根据这一时代的趣味创作或改写童话。”出于迎合时代的动机,安杰拉·卡特将读者早已熟知的法国童话作家夏尔·佩罗的童话《小红斗蓬》进行了全新的改制。原文是一篇不足千字的小童话,改编后的《与狼为伴》却有了足足七千字的容量。这种容积上的扩大,需要作者在原有情节的基础上进行大面积的情节添加,以及更多的细节想象。安杰拉·卡特正是站在唯美与现代(指70年代)的立足点上,使传统的《小红斗蓬》变身为《与狼为伴》的全新版本。

卡特改写《小红斗蓬》一个重要的灵感来自于对原始文化的崇拜,20世纪50年代的英国作者们非常推崇于民间文化中汲取营养的行为,并认为民间传说与神话具有修复与重新组合被工业主义破坏的文明的功能,而一些优美、诡异、多彩、大胆的文学设计也常常产生于这样的民间采风过程之中。基于对这种文学传统的认知与追随,再加上安杰拉·卡特对于中世纪文学的熟悉与热爱,安杰拉·卡特把改编传统童话的起点定在了哥特式的诡异传说上。哥特属西欧日耳曼部族,其艺术风格的源头为德国哥特族人,在15世纪时,意大利人有了振兴古罗马文化的念头因而掀起了灿烂的文艺复兴运动,“哥特”一词开始流行。“哥特”的含意即为“野蛮”,但为数众多的哥特风格的文学艺术作品价值非常高。安杰拉·卡特在大学读书时攻读的就是中世纪文学,她对于中世纪文艺复兴时的哥特民间文化非常在行,几乎是信手拈来的程度。安杰拉·卡特的故事集《烟火》(1974年)后记中曾写道“我们生活在一个哥特式的恐怖时代”,说明她对哥特式恐怖手法的喜爱。所以她在《与狼为伴》的开头添上一大堆关于狼的传说。在安杰拉·卡特的笔下,狼是一种异常恐怖的动物“这些狼是树林中出没的杀手”,“这些狼像灰色的饥荒,像无情的瘟疫”。更诡异的还有那神出鬼没的狼人,“有人说魔鬼会给你一种膏药,你只要一贴在身上,立刻就变成了一只狼。有人说狼人出生时是脚先出来,生父是狼。狼人的躯干是人体,脚和生殖器是狼的,而且有一颗狼心”。

将这种哥特式的诡异而魔幻的传说放置于故事的开头,并不仅仅是为了展现安杰拉·卡特对中世纪哥特传统之娴熟,也不是为了在故事中制造一种如阴霾般的恐惧与血腥,更重要的用途是用此来烘托后面将要出场的人物——林中小姑娘,哥特传说是一张黑暗而宽大的幕布,大幕开启,黑暗笼罩之中,小姑娘的勇毅、聪明,淡定与似水柔情,都在这些诡异的哥特传说的映照之下愈见分明。小姑娘是森林里一个勇敢的精灵,她出现在这种危机四伏的环境里,只身进入可怕的森林中,并化险为夷。或者说,这森林里阴霾般的恐惧必将被小姑娘的光彩一扫而去,小姑娘身体里所闪现的女性光华,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

二 情感设计上的唯美化

在法国童话作家夏尔·佩罗的原作《小红斗蓬》里,夏尔·佩罗并没有设计多少情感的纠葛,他在用简单的情节表述出一个传统主题:凶恶的狼吃掉了善良的人,实现夏尔·佩罗的一个主题指向“小孩子,尤其是长得漂亮、教养也好的女士,千万别去同陌生人搭讪。如果她们傻头傻脑地去同陌生人搭话,贪婪的狼会连同她们身上漂亮的红斗蓬一起把他们吃进肚去。”在夏尔·佩罗哲学寓言式的童话中,人物间情感的描述显然不是他想要的内容,夏尔·佩罗童话的特征首先在其所体现的民间文学的纯朴与对光明美好生活的向往。因此在夏尔·佩罗的童话里,歌颂善良与光明、鞭挞邪恶和黑暗、争取平等和自由,用各种机智巧妙的方法进行不懈的反抗和斗争是他的重要主题。而作为当代女权主义作家的安杰拉·卡特,她所关注的是对文学作品中的妇女地位与妇女对生活自主权的争取,以及男女两性在各种状态下的平等。对于传统文学作品(包括童话)中的以男子为主的情感模式,安杰拉·卡特予以彻底的摒弃。因此在《与狼为伴》之中,安杰拉·卡特设计了许多情感细节,如小姑娘与狼人相遇的一刻“她一听见树林有响动,就操起了刀。他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并深深地向她鞠了一躬。在村野的乡下佬中她还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小伙子。于是,他俩在午后煦丽的阳光下结伴而行。”在这个时刻,漂亮的姑娘遇见了整洁的小伙子,女性是主动的,男性是温情的,女性完全有把握自己命运的机会,而男性也并没有惯常的张狂与霸气。男人和女人一起在阳光与树影下行走,他们都有漂亮的牙齿和年青的面庞,还有渐渐荫发的情愫。

安杰拉·卡特一直认为,童话是岁月精华的积淀,是教育儿童的工具,因此童话应当具有时代精神,体现着新时代中的社会秩序以及男女两性的平等,特别要提倡新时代女性的自立与自主的权力。因此在《与狼为伴》中,女性具有掌控局面的能力,是一切事件的主宰,女性用她的温柔与勇敢使原本恐怖的事件扭转了方向,变成了一场动人的情感交流“他将把他那可怕的头放在她的大腿上。她为他挑虱子,也许会听他的吩咐,把虱子吃掉,就像是在一个原始的结婚仪式上,随他任意摆布。”窗外有不停的狼嚎,饥饿的野狼正在渴望着一顿由纯洁的处女制成的美餐。然而与野狼相对的小姑娘毫无畏惧用女性的温柔软化着一颗凶残嗜血的心“你瞧这姑娘,在她姥姥的床上,在这只柔情的狼的怀抱里,睡得多香甜” 。

这种情感元素的介入,使夏尔·佩罗童话坚硬的哲学寓言外壳软化了,变成了一个充满女性妩媚力量的情感故事,这软化剂就是女性本身。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小姑娘凭借着自己对世界的单纯思考,将世界放置于她狭小而洁白的胸前,放置于她对人性力量的无限信任之中。“现在,住宅四周响起了一片狼嚎声。声音越来越近,就像是狼群已经来到菜园子。那是一大群狼发出的嚎叫。”作者将小姑娘置身于血腥世界,小姑娘赤身裸体面对着一片“像是伤口里流出来的血”的狼眼睛,她连最后的一点防范都取消了,她只相信女性情感的力量。事实证明,这力量确实摧毁了野狼的进攻,让野狼垂下了他可怕的头,和他那“锋利如刀”的嘴巴。

三 叙述语言的唯美特质

出现于世界文坛上的《小红斗蓬》已有了四个版本:俄国的、法国的、德国的和英国的。从17世纪法国人夏尔·佩罗的《小红斗蓬》起,到19世纪格林兄弟的《小红斗蓬》,再到20世纪70年代安杰拉·卡特的《与狼为伴》,300年来这个传统的童话一直在读者的视线之内,也一直在作者的视线之内沿续着它的传承与发展。这个发展过程中,该童话质朴的民间文学的精神内核与本色的语言是一直传承的内容。只是到了《与狼为伴》里,安杰拉·卡特除了保留了故事的原有情节外,在语言上也进行了大面积的改制,使其具有了安杰拉·卡特小说一贯的神奇、精妙与活力四射。在传统的比喻手法之中,安杰拉·卡特大胆地置换喻体与本体的关系,将本不可能的两种事物通过比喻手法联连在了一起,产生了极有张力的比喻效果与比喻精髓。如描写狼眼,作者用尽了各种想象“狼的眼睛发出橙黄、血红的光芒,像小小烛光。如果狼的眼睛反射的是目光,那么,你看到的就是一束绿色的冷光。像一块矿石发出的那种阴森森的、具有穿透力的光。走夜路的人只要在黑色的灌木丛上发现这种像服饰的金属贴片似的、可怕的绿色闪光,他们知道,最好是拔腿就跑。”“他(指狼人)那双又大又圆的眼睛像是从体内发出的光,像旧时海战中燃烧剂点燃的火,像炼狱中的烈火。”作者集合了许多关于光与烛的喻体,将狼眼中的颜色描写成忽而红忽而绿的光,这既像烛光又像金属的冷森的目光,足以让人胆寒。还有许多关于风雪与烟火的描写,如“山上山下留下茫茫一片白,仿佛是一个瞎眼的妇人把一块巨大的白色桌布随意地铺在山岗上”。用“一个瞎眼的妇人”铺上的“桌布”,精妙地比喻出山坡上落雪的随意,也显示出安杰拉·卡特语言的精准度及对生活的观察力。因此,当安杰拉·卡特又写出“薄薄的平纹细布衬衣在火里化作一缕青烟,像一只魔鸟飞出烟囱”时,读者几乎要为她的语言颤栗了。

改写著名童话是需要勇气的,因为它比创新更难,改编是一种在狭小范围内的创造与修整。但安杰拉·卡特用“这种变换的手法颠覆了看来不可能改变的社会现实”,颠覆了传统童话的情节设计。因此在对众所周知的《小红斗蓬》的改编中,读者既看到了古老童话的顽强生命力,也看到了安杰拉·卡特笔下的新童话里的新精神、新精彩和新的人本。

注:本文系长春师范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资助课题,课题编号[2012]18号。

参考文献:

[1] 小泉余云:《英国文学研究》,现代书局,1932年版。

[2] [法]佩罗等,倪维中、王晔译:《法国童话选》,人民文学出版社,1988年版。

[3] 张中载:《当代英国文学论文集》,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1996年版。

[4] 阮炜:《20世纪英国文学史》,青岛出版社,1998年版。

(张飞,长春师范大学讲师)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摘要:《人生》的故事意义生成模式可以归结为即一个人摆动于两地。...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15岁起,我不是在恋爱就是在分手,我从没为自己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