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龙世界探秘者
位置: 首页 >文秘写作 > 工作方案 > 文章内容

恐龙世界探秘者

2021-09-15 12:05:20 投稿作者: 点击:

省立恐龙园所在的这片不毛之地充满了神秘色彩。由于数百万年的风化,这里形成了一层层拔地而起的岩石,酷似倒立的蜂巢。太阳落山时,北美草原上的幼狼齐鸣, 叫声在天空中久久回荡。恐龙园位于加拿大阿尔伯塔省的东南部,依偎着红鹿河谷,蕴藏着世界上最为丰富的史前动物骨骼资源,从中已发现40余种不同类型的恐龙标本,还有数百万块的恐龙化石。

2010年,菲利普·科里在恐龙园里以前很少发现恐龙化石的、被称为“黑洞”的地方支起了帐篷,红鹿河谷贯穿整个恐龙园。身为阿尔伯塔大学的古生物学家和教授,科里曾经花了34年的时间来整理这家恐龙园的动物骨骼资料。这位身材高大、满头银发的老人在发掘化石上锲而不舍的精神成就了他,使他成为世界上最知名的恐龙古生物学家。他的发现改变了我们对人类进化和动物王国的认识,从而得以把这些曾经在地球上游历的巨大生物的生活片段拼接起来。这次科里意识到可能疏忽了一些发现,于是带领团队再次对黑洞进行仔细的排查。

园中最佳的挖掘期只有四个星期,科里一大早就满怀希望地出发了。长途跋涉是古生物学家的工作之一,有时一天徒步长达8个小时。当科里穿过山谷时,注意到一块岩石上的突出物,乍看像是乌龟的化石,他用锥子试探着凿了凿,记起他曾经在这块地方发现了恐龙的头骨,于是他向团队宣布:“我有了新的发现。”团队跟着他想一探究竟。从头骨开始,用锐口牙刮匙和手术刀一点点往下剔,随着每一公分的深入,他们的兴奋之情也在不断增加。这不是乌龟!当然,这一发现跟恐龙园的规模相比微不足道,骨骼长度只有1.5 米。在接下来的三个星期,考古小组继续清理,直到恐龙的身体显现出来,当他们剔到尾巴尖时,组员们击掌相庆。恐龙的骨骼非常完整,甚至在下面露出了皮肤的痕迹。科里终于用毕生的精力收获了重大的发现:一具几乎完好无损的带有犀牛角的幼年恐龙化石——贝利开角龙。

科里认为,“之前我们在园中之所以没有发现幼年恐龙,是因为它们被霸王龙吃了,或者长期以来它们没有得到及时的保护”。科里把它们称为恐龙化石宝宝。接下来的两年中,他荣获了探索者俱乐部奖章,荣誉与爵士齐名。如今阿尔伯塔大学为他建立了私人博物馆。

同年12月,菲利普. J.科里恐龙博物馆在阿尔伯塔的格兰博瑞尔宣布开馆。博物馆的设立是为了表达对科里的敬意,同时也奠定了阿尔伯塔成为恐龙朝圣地的基础,为神话增添了新的元素——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神话世界一直是孩子们心目中的圣地。科里说:“恐龙一直被想象为体形巨大,性格强悍且邪恶、残忍。它们经常成为梦境和梦魇的主角——这次终于显身了。”

加拿大古生物博物馆泰瑞尔皇家博物馆的首席工程师达伦·塔克认为,不是所有人都能把童年的激情演变成长达38年之久的事业,他还补充道,“我们大多数人都不会把梦想付诸实施”。

科里6岁时生活在安大略省的克雷迪特港,当他坐下来吃早餐时,一只异齿龙玩具从麦片盒子里跳到他的碗里。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一只史前的动物,他立刻被这只动物迷住了——后来他集齐了这一套恐龙玩具(也吃了好多麦片)。1962年,科里和家人参观了多伦多的安大略皇家博物馆,此前他就注意到大部分的化石都来自阿尔伯塔。他的母亲埃丝特是一位艺术家,注意到儿子从未有过的专注,于是她准备带着儿子去造访一些古生物学家和博物馆馆长。最后举家迁往阿尔伯塔,因为科里幻想着生活在恐龙世界中——这对于一个12岁孩子来说是一个重要的决定,这也成为他终生的无悔选择。

阿尔伯塔地壳和几万块恐龙化石毗邻,要比许多聚居区人口密度还大,像中国的戈壁滩和美国的蒙大拿。在白垩纪时代(大约是1.45亿—6.5千万年前),这儿的植被丰富,气候温暖,科里说:“阿尔伯塔省是一个宜居的好地方,同时也是通向死亡的天堂。”长年不断的洪水把这些恐龙骨骼冲到了河里,沙子和泥土又把它们覆盖住了,由此起到了保护作用,为后来探险者的发现提供了可能。

20世纪早期,一股古生物考古热席卷阿尔伯塔。由于这股加拿大恐龙热潮,来自美国的考古小组和加拿大的地质调研队来到此地探查恐龙骨骼,并且就在这片不毛之地上安营扎寨。到20世纪70年代中期,人们认为在这儿该发现的都已经发现了。然而科里却不这么认为。童年时代起,每当下雨时,他就会来到邻近的小溪旁,查看腐蚀之后是否会有新的标本出现。他在恐龙园中也是采用的这种方法。

1976年,科里在阿尔伯塔省立博物馆任职,由此开始了挖掘工作。在5年的时间里,科里有了很多新的发现,这足以成就他在博物馆的地位。因此省政府决定购置新的设备,政府相信恐龙热会极大地带动旅游,并于1985年建立了泰瑞尔古生物博物馆。如今这家博物馆叫做泰瑞尔皇家博物馆,馆藏包括逾12.5万个标本,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研究中心之一。有人这样评价科里,“他是加拿大古生物研究的一枚楔子,打破了恐龙研究的瓶颈,他独到的眼光成就了今天的博物馆”。

科里的管理能力使他能够在古生物学界有重大发现。每当来到一处发掘之地,他就会研究与其相关的一些发现成果,仔细研读所有的考察笔记,深入了解当地的地形状况,因此出现任何情况都不会感到意外。他认为,“在有重大发现之前,

有必要研究成百上千块化石”。他经常说是幸运之神眷顾他。他的精益求精和系统的研究方法为他具有标志性的、重大和偶然的发现奠定了坚实基础。

科里的妻子伊娃·科贝尔赫斯是一位专门研究史前环境及植物的孢粉学家。除了花半年的时间探索地球以外,夫妇俩的生活非常规律。科里最近的工作是在自己家的地窖里酿制啤酒和红酒。至于酒名嘛,还是以菲尔(古生物学家)化石命名有特色。

科里深深迷上了有兽角的肉食恐龙,这个恐龙血统包括巨型肉食类恐龙,像雷克斯霸王龙。科里以前的同事,一位古生物工程师温迪·斯洛博达这样评价它,“雷克斯霸王龙是恐龙之王”。

2013年12月,在科里的帮助下,在蒙大拿冥河构造地带又发现了新的猛禽物种,叫特氏—冥河盗龙。这种猛禽居住在像三角恐龙这样的恐龙旁边,这就为恐龙灭绝前的北美生态系统研究者提供了新的视角。当然,科里也有判断失误的时候:那是1999年,他建议《国家地理》杂志刊登一篇文章,说的是犹他州的一对夫妇花费8万美元购买了一块化石。他认为这会有助于展示恐龙时代鸟类的进化。杂志后来放弃了刊登计划,理由是化石是伪造的。尽管如此,科里最早的兴趣之一是研究带羽毛的恐龙和鸟类之间的关系。如今,人们广泛认同鸟类是活着的恐龙,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科里的研究成果。科里还从某种程度上催生了电影《侏罗纪公园》中古生物学家艾伦·格朗特的人物创作——在电影首映礼上,片中播放了格朗特蹲伏在一个发掘场地上,正在寻找迅猛龙的蛛丝马迹的页面。

一只兽角类肉食恐龙——伤齿龙和科里藏猫猫后终于“现形”:一具完整的遗骸,差不多是一个矮个子中年男人的身高,大大的眼睛和巨大的脑袋。数年来科里已经发现了很多孤零零的牙齿和骨骼,但从未发现过这么完整的遗骸!以科里的名义建立的博物馆把伤齿龙当作了招牌。

当菲利浦. J. 科里恐龙博物馆在格兰博瑞尔设立时,主要是为了吸引人们对藏有恐龙骨骼地带的关注,而并非把位于南部的恐龙园作为一个旅游胜地。办馆的原则类似于泰瑞尔皇家博物馆,主要是因为保存当地的古物比较容易,方便向公众开放,不打算把它们运出去展览。科里最初的动机就是为了收集恐龙化石,但他对我们为什么要关注恐龙还有着更深层的理解。他说:“恐龙是世界的主宰,然后它们又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么这对我们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呢?我们需要了解恐龙,因为它能帮助我们人类防范走向灭绝的危险。”

2014年他计划和科贝尔赫斯、赖安以及斯洛博达前往格陵兰岛,主要是为了完成克里夫兰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一个课题项目,来探索岛屿西部发现的第一只恐龙。他说:“我们现在对地球上曾生存过的恐龙的发现还不到百分之一。”团队的任务是找寻恐龙在地球上迁徙的踪迹。这是科里要探究的另一个黑洞,这次再没有运气的帮助,然而他却要得到更多的答案。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2017年7月31日,荔波县委书记尹德俊在县委十二届五次全会报告中说:...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随着连续四届的成功举办,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已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