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川羌族民歌与平武白马藏族民歌之比较研究
位置: 首页 >文秘写作 > 工商税务 > 文章内容

北川羌族民歌与平武白马藏族民歌之比较研究

2021-01-14 00:18:20 投稿作者: 点击:

摘要北川羌族与平武白马藏族是四川绵阳境内历史悠久、传统文化最具特色的两个相邻且文化艺术相近的少数民族。本文将以现代人文地理学、艺术文化社会学等为理论依据和方法,对两个民族文化中的重要组成部分——民歌,进行具体阐释和比较分析,从而揭示它们独特的艺术内涵。

关键词:人文地理学 北川羌族 平武白马藏族 民歌

中图分类号: J60 文献标识码:A

一 引言

北川羌族与平武白马藏族,是四川省绵阳市境内最具民族风貌的两个少数民族。在强烈的地域性、历史性特色中,既有共性,又体现出各自独特的品味和气质,从人文地理学视野看,是特定自然地理环境与人文历史社会时空交融与汇合的必然结果。

人文地理学是探讨各种人文现象的地理分布、扩散和变化,以及人类社会活动的地域结构的形成和发展规律的一门学科。人文地理学的理论形成和演变,是从李特尔用经验法和比较法,研究世界各地区各种地理现象的因果关系开始的。李特尔在他的《地理学——地理对人类素质和历史的关系》一书中,探讨了自然现象与人文现象的相互关系,把自然作为人文的基本原因,强调自然界对人类历史的影响。20世纪60年代以来,由于社会经济和科学技术的迅速发展,人文地理学在理论、方法以及研究内容等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在生态学和环境科学发展的影响下,分析和谐人与环境的关系已成为人文地理学的新课题。现代人文地理学,在逐渐形成较为完善的学科体系的同时,高度重视社会问题,其理论研究涉及国土整治、环境保护、资源合理利用以及改善人民生活等多个方面。其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

二 现代人文地理学透视两地民歌的文化特征

运用人文地理学的理论来研究音乐艺术,其科学性已逐渐得到学术界认可,并有不少优秀的范例。它充分证明了音乐艺术与地理环境的相关性。本文的研究包括:民歌产生、存在的地域特征;民歌的地域风格;社会演变所带来的大融合;由于民族特性造成的在民歌音乐性方面的差异等。

1 地理环境因素在两地民歌中的体现和升华

在绵阳山区生活的羌族和白马人,有着共同的自然环境,他们都处在岷山主峰雪宝顶之麓。雪宝顶海拔高达5588米,终年积雪,雪山之下是高山草甸,草甸下是原始森林。白马河、泗洱河、虎牙河从雪宝顶的融雪中奔流而下,滋润着两岸的土地和山林。

两个民族由于有相同的生活环境,因而在环境意识、宗教信仰、风俗习惯等方面,有着许多相同之处。如:都认为万物有灵,崇拜自然神灵;对生存的环境依赖性很强;在长时期的生产实践中,形成了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风俗习惯等。遗憾的是,这两个民族均没有自己的文字,他们的历史,除了在一些相关典籍中可以查寻外,民歌成为了传承文化、记录历史的重要载体。两族人民无论劳动、年节、嫁娶、生活、爱情等无事无时不歌,这些民歌和他们生存的环境息息相关,是他们以农业为主,兼营畜牧、狩猎、养蜂、采药等副业的劳动生产、生活的最直接最真实的再现,反映了他们的勤劳和智慧。

山歌:北川县全境皆山,羌族人居住地更是山深林密,由于劳作多在半山坡上进行,所以山歌的内容也与劳动形式联系在一起。犁地有《牛山歌》,青稞、麦子收割了,用连枷打场时,你会听到有节奏的合唱或对唱。另外,还有《放羊歌》、《采茶歌》、《蓐草歌》、《手工歌》、《砍柴歌》等等。山歌与劳动号子不同,它不受劳动节奏与动作的制约,歌者“兴起而歌,兴尽而止”,有较强的抒情性。按种类分,北川羌族山歌就有高腔山歌、平腔山歌和妇女在室内唱的山歌等几种。其中,高腔山歌用在山间劳作时唱,其节奏自由,音域较宽,旋律起伏较大,声音高亢嘹亮,常有悠扬的拖腔,曲前曲后常有自由的吆喝声,多为成年人在野外以真假嗓音相间演唱。如《蓐草歌》(在蓐玉米草时,主人家为了提高劳动效率,就带头歌唱,意思是告诉大家不要光摆龙门阵,要边唱边做),另外还有《沙米》、《太阳出来照白岩》等。平腔山歌结构较严谨,节奏规整,旋律进行较平稳,男女都唱。如:《喔那米几》、《今天遇到唱歌手》、《太阳落坡四山黄》等。妇女在室内演唱的山歌,声音柔和、优美、节奏性强,音量较小。如《前娘后母歌》等。白马藏族山歌一般在山上干活和归家的行路途中、劳动间隙、圆圆舞结束后等室外或寨外的场合演唱。演唱形式多为独唱或男女二人对唱。其内容不仅有对行路中美丽景色的赞美,对劳动之苦的倾诉,和远出归家时的欣喜之情的宣泄与心理调节,还有仅限于妇女传唱的诉苦歌等。

酒歌:羌人和白马藏人好酒又好客,民俗性的节日和礼仪都要用酒招待客人,主人和客人一边喝酒一边轮流唱酒歌,多是祝贺、赞颂、酬谢等内容。如羌人的《开酒坛歌》就是由德高望重的长者开咂酒坛时唱的歌,歌词大意是:“这坛酒好哟,我们现在就开始喝了;这坛酒好哟,喝酒要唱歌哟”。唱毕,以辈分大小的礼节程序,轮流用插入酒坛内的酒杆吮吸香甜的美酒,饮后随之高唱酒歌,乘兴起舞,情绪振奋热烈。白马藏人在大雪封山之时,更是不分昼夜的拥火而坐,边喝边唱,唱至兴时就唱敬酒歌跳敬酒舞,喝醉了,倒在火塘边便睡,睡醒了又加入喝酒唱歌队伍。以此抒发情怀和渡过漫长的寒冬。唱酒歌时,成年人按年龄尊卑入坐,按一定歌曲顺序,每首歌由受人尊敬的男性长者起唱,然后男声加入,至第二句女声加入。男声粗犷、浑厚、雄壮,女声清脆、嘹亮,且带有明显的颤音,以略微加花的高八度曲调漂浮于男声之上,其音响之谐美,感情之真挚,令人惊叹。他们多数不愿个人歌唱,没有妇女也不乐意唱。他们的解释是:“男声太莽,没有女声就不好听”。男声由于对高音的偏好,以假声的大量使用和真假声的频繁交替为特色,在敬酒歌中表现得尤为突出。还有一种古老酒歌,以自问自答的方式,对太阳、月亮、土地等宇宙万物和日常事务,提出一连串的问题,然后用拟人的天真的想象加以解答,优美而饶有兴趣,别具一格,如《太阳的歌》等。

2 民族文化对两地民歌的渗透和影响

虽然有着共同的生活环境,但民族文化的差异,给他们的民歌赋予了不同的内容。北川的地理位置和历史交融,对羌人的影响迄今未辍。其原因主要有:北川是汉族与少数民族用兵的古战场,封建王朝在此用兵频繁,明代在松潘设镇,建立总兵,给养必须由成都平原运送。北川是一条必须保护的通道,因此明王朝对北川苦心经营,建立了最完备的军事系统;封建王朝对北川的土司控制很严,改土归流最早,汉化程度最快,这是政治压力下的政治同化。北川同茂、汶相比,羌人不仅要归顺,而且要改汉姓、用汉历,全国只有北川如此。北川在历史发展中成为羌汉杂糅区域,经过千百年的民族迁徙、融合、同化后,这里的羌族汉化现象非常严重。80年代初以来,从各级政府历次收集到的大量民间音乐资料中可以看出,虽然北川羌人有自己的语言,但用羌语来演唱民歌的人已经越来越少,相应保留下来的古代羌族民歌也越加稀少。

平武地处四川盆地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其在地形上处于高原、山区、平坝的交汇处;在民族分布上是汉藏两大民族之间的夹缝区;在政区上是川甘两省的交界处;在历史政区建置上曾是刚氐道(今平武古城)、前氐道(今松潘县元坝子)、甸氐道(今南平县安乐乡)、阴平道(今文县境)四氐道县的结合部。另一方面,至汉武帝以来,统治者对该地区一直采取既占地夺财、又屠杀人民的政策。元明以后,白马人的力量已小到不足以引起统治者的注意,加之其居住地区既远离全国的中心地区,又远离地区性的乃至本县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基于以上原因,白马藏族的传统文化得到了较好的传承。从已有记录和仍在传唱的民歌中,不难发现白马藏族民歌不仅一直用本族语言演唱,其唱腔、节奏、韵律,都和该民族的传统相关,密不可分。

在北川羌族民歌的历史演进中,值得一提的是有多首反映北川羌族人民积极投身于我国近现代第一次国内革命,为少数民族支持国内革命写下了光辉一页的新民歌,也再一次印证了北川的地理位置在军事上的重要性。如《当军就要当红军》、《出操歌》、《放哨歌》等。从这些歌曲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革命战争年代里人民的斗争生活;感受到少数民族人民对党、对领袖、对红军的热爱和血肉相连的鱼水关系;感受到少数民族人民对翻身解放的无限喜悦和自豪。

3 两地民歌比较分析的总结和归纳

北川羌族民歌的曲调结构短小而完整,多为“二句体”、“四句体”的单乐段分节歌曲式。其中“二句体”民歌多为对应性结构,前一部分发问或展开,后一部分对答或收束,二者平衡均匀,逻辑严密,但有不同的结构功能,有的是前者向后者的倾向,造成音乐进行的动力性,有的是后者对前者的承应和解决,造成音乐进行相对的段落性、稳定性。此外,下滑音或其他装饰音反复出现,结束句或半终止处,多用装饰音或下滑音收束,不仅很有特色,对增强调试的稳定性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如《你不唱来我又来》、《前娘后母歌》、《松潘下来二叉河》等。唱词集中在句首、句间,而句尾用拖腔或衬腔,结构功能十分稳定。有些“四句体”民歌也是对应性结构,采用“二上二下试”,如《数麻雀》两个上句落音在商音(属音)上,两个下句落音在徵音(主音)上,是功能性的倾向关系。

北川羌族民歌音域不宽,除部分高腔山歌外,一般在八度以内,很少超过十度。由于长期与其他民族杂居,且汉化程度很高,北川的羌族民歌多为单声部民歌(居住在松潘小姓乡、镇平沟一带的羌族北部方言区和小黑水的羌族地区流行的民歌多为多声部民歌)。根据旋法及所强调的骨干音的不同,在徵调试中又有几种不同的类型,并以羽音、角音、商音为骨干音的最为常见。如《天上下雨如下雪》、《你的没得我的多》、《今天遇到唱歌手》等,乐曲首句均采用徵音、羽音、商音这个三音列,其中商音多次出现在乐句结束和较长时值初,与主音形成稳定的五度关系,是以五度为支架的三音音列的发展与丰富。其次是五声商、羽调试,再其次为五声宫调试,角调试很少。六声音阶在部分歌曲中也有出现,给旋律增加了一定色彩。

白马民歌的调式体系以徵、宫、羽为主,并呈现出两类框架形态。徵、羽调式主要呈“四、五度框架”;宫调式则呈“三度框架”。白马民歌的音域较宽,爱使用高音区,音区的选择因歌类与演唱者性别不同,而呈现规律性差异;白马民歌节奏以短长型为特征,民歌节拍以6/8拍子为特征。节奏型的生成与语言有关,节拍型的生成与舞蹈(人体运动)有关。白马民歌的曲体结构分“单曲体”与“套曲体”两类,以前者为多。

三 结语

雄伟、秀丽、神奇的自然环境,不仅催生了一首首动人心弦的民歌,更给现代人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在利益的驱使下,人们不惜以牺牲环境为代价,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音符似乎难以再继。山崩地裂的5·12大地震,在埋葬了太多鲜活的生命和宝贵的历史文化资料,留下深深伤痛之后,但愿我们能以更加慈爱、宽大的心怀,去看待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注:本文为2008四川省哲学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绵阳师范学院民间文化研究中心项目,编号:MJ08-17。

参考文献:

[1] 王恩涌等:《人文地理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00年版。

[2] 计学文:《北川羌族民间音乐简论》,绵阳内部资料,2000年版。

[3] 《白马藏族——文化与体育》,绵阳内部资料,1993年版。

[4] 赵兴武:《红军在北川执行民族政策的情况》,绵阳内部资料,2000年版。

[5] 刘芬:《北川羌族民歌的艺术特征》,《四川戏曲》,2008年版。

[6] 何晓兵:《四川白马藏族民歌的描述与阐释——白马民歌形态描述(上)》,《云南艺术学院学报》,1999年第4期。

[7] 《绵阳地区民歌选·第三集》,绵阳地区文教局编印(内部印刷),1983年版。

[8] 唐光孝、罗光林:《北川羌族与平武白马藏族当前文化现象之比较》,中华文化论坛,2005年第2期。

[9] 《中国民间文学集成·北川县资料集》,四川省北川县民间文学集成三套集成编委会编印,1987年版。

作者简介:刘芬,女,1978—,四川绵阳人,硕士,讲师,研究方向:中国音乐史,工作单位:西南科技大学文学与艺术学院。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二十年前,我一位旅居海外的作家亲戚想得到巴金的签...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打开文本图片集编者按:齐白石作品《松柏高立图篆书四言联》在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