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现状与路径取向
位置: 首页 >文书 > 创业计划书 > 文章内容

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现状与路径取向

2022-10-20 20:05:38 投稿作者: 点击:

摘要:在全球金融业综合经营趋势下,有效的提高我国金融业的经营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已成为迫切需要。根据行业生命周期和企业能力分析,我国金融业进行综合经营是必然选择。我们的政策建议是:要加快研究和制定金融综合经营的法规、政策,为综合经营的稳步发展创造良好的法制环境;应加快金融改革步伐,增强金融监管能力,建立严密的金融风险防范体系,以提高我国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金融控股公司是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较为适当的模式,应通过构建金融控股公司,适度开展金融综合经营;同时,应大力学习和借鉴境外的金融综合经营业务,加大综合经营人才的培训力度和激励机制,走渐行渐近的综合经营道路。

关键词:综合经营;分业经营;生命周期

中图分类号:F832.2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3060(2008)02-0108-07

一、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的发展历程与现状

金融业综合经营是指金融机构同时经营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业务中的两种或两种以上业务,实现业务多元化经营的金融制度,是金融机构的经营战略的选择。随着全球经济一体化,金融自由化的不断推进,金融业的综合经营已是一种全球性的趋势。

世界金融业经历了混业——分业——综合的否定之否定的螺旋式的发展。最初金融业务比较简单,这是分散的、小范围的金融业务,只是为了满足社会发展对金融产品临时性的、多样性的需求,此时的金融机构一般是兼业经营的形式,可以说是综合经营的雏形。20世纪30年代美国华尔街的股灾为这种金融业的兼业或交叉经营画上了句号。这场股灾直接导致了资本主义国家乃至整个世界经济危机,引发了美国乃至全球金融格局的变化。美国政府和金融当局将罪魁祸首归于银行业和证券业的综合经营,由此颁布了《格拉斯一斯蒂格尔法》,限制商业银行与证券公司、保险公司的业务融合,要求实行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原则。随后,许多国家纷纷效仿。70年代以后,金融自由化和一体化发展形势席卷全球,金融创新不断加强,严重影响了金融分业经营的效果,对金融业分业经营提出极大挑战。上世纪80年代中期后,英国和日本等国家和地区进行了金融“大爆炸”(The Big Bang)或大变革,纷纷走上金融业综合经营的道路。然后其他国家和地区特别是美国,要求金融业实行综合经营的呼声日益高涨,金融业综合经营趋势明显,尤其是花旗集团的金融综合经营更是走在全球的前列,示范效应突出。1999年,美国《金融服务现代化法》这部金融业综合经营的法案应运而生。

中国金融业的发展同样经历了从混业经营(综合经营)到分业经营的过程,现在处于分业经营和综合经营的十字路口。20世纪90年代初期,中国金融业处于混乱无序的混业经营状态。商业银行大都参股证券公司、信托公司,其中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旗下都开展了信托业务,银行业和证券业建立了模糊的综合经营的关系。各行业提出了全方位、多功能发展的口号,金融机构开始纷纷涉足不同行业,开展了初步的混业经营。由于当时金融机构的自律能力和风险控制机制不健全,金融业混业经营造成了金融业混乱,严重地扰乱了中国的金融秩序,对中国经济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针对国内金融业混乱的局面,1993年底,国务院发布了《关于金融体制改革的决定》,规定:“对保险业、证券业、信托业和银行业实行分业经营”。1995年,中国颁布了《中国人民银行法》、《商业银行法》和《保险法》。这三部法案的出台,基本确定了中国金融业分业经营体制的基本格局。1998年底,中国颁布了《证券法》,由此中国金融业分业经营、分业管理的局面全部形成。

金融市场一体化和金融业自由化浪潮波及全球,金融创新和金融业综合经营对中国金融业影响深刻,特别是随着WTO保护期的结束,有综合经营背景的外资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对中国现行的分业经营格局已经而且必将产生冲击。2005年10月27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八次会议审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修订)》第六条在原证券法内容“证券业和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实行分业经营、分业管理,证券公司与银行、信托、保险业务机构分别设立”的基础上,增加了“国家另有规定除外”的内容。这就为中国金融业稳步实施综合经营,预留了法律空间。“十一五”规划明确提出了在金融体制改革方面,2006年开始将稳步推进金融业综合经营试点,推动金融控股公司规范发展。监管当局也密切关注银行业、证券业、保险业、金融控股公司和交叉性金融工具发展状况。随着中国经济发展和国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及经济、金融对外开放程度的不断加深,中国金融业面临的竞争压力和金融创新的压力不断增加,综合经营的要求和动力日益增强,这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必然结果,也是金融机构应对市场需求,自身发展壮大的要求。

当今世界,以组建金融控股公司为主要形式的全球金融由分业经营走向综合经营的趋势日益明显,金融机构间跨行业,甚至跨国界购并,形成能量巨大的金融集团已是一种显性现象,金融的集团化经营是国际金融业大势所趋。随着中国入世金融保护期的结束,我们要正视并应对金融业发展的世界性潮流。2002年12月5日,中信控股有限公司已正式成立并运作,其他公司平安集团、光大集团等也已基本形成了金融控股公司结构的雏形。从下表1可以看出,中信集团、平安集团、光大集团在金融业综合经营上走在国内金融机构的前列,商业银行业积极向综合经营道路上迈进,同时国内出现了产业资本为主体的金融控股公司雏形。

二、中国金融机构综合经营的行业生命周期分析

金融机构经营要追求利润最大化,只要不同的金融业务存在利润差,金融机构就有进行不同金融业务交叉经营的动力,从而产生进行综合经营的内在需求。金融机构分业经营还是综合经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分业经营与综合经营所产生的收益的比较。在初始状态下,金融机构A实现分业经营,其利润率是Ro;进行综合经营后,其经营业务扩展到N个领域(银行、保险、证券、信托等),其预期利润率为Re,则Ro与N个领域的预期利润率Re差的积分,就是金融机构A综合经营的机会成本,将机会成本定义为Le

如果金融机构A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上升时期,其他领域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下降时期,金融机构A就存在超额利润差,即Ro>Re时,金融机构A进行综合经营的机会成本增加,金融机构A选择综合经营时利润将会降低,综合经营的动力不强,愿意选择分业经营。反之,如金融机构A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下降时期,其它领域处于行业生命周期的上升时期,其他领域存在超额利润差,即Ro<Re时,金融机构A进行综合经营时的利润收益将会增加,愿意选择综合经营。

只要行业周期变化引起不同金融业务潜在利润率的变化,就会金融机构进行综合经营的决策产生

影响。对于一个具体的金融机构而言,其考虑分业经营还是综合经营,要根据本行业生命周期和金融机构自身的能力综合考虑。在图1中,横坐标表示金融机构的经营能力,纵坐标表示金融机构所在行业的生命周期变化趋势。可以看出在金融机构处于本行业上升时期,本身经营能力相对较强时,适宜于分业经营;在行业生命周期下降时,更适合采用综合经营的形势。

银行业、保险业、证券业、信托业等收益率和市场机会是不断变化的。在一个阶段,此行业的收益率和市场机会看好,另一个阶段,另外行业的收益率和市场机会看好,行业的生命周期存在变化,加之金融机构的竞争能力也随着自身发展历史的长短、内控机制、风险管理水平、社会经济环境、法规政策等因素发生变化,所以金融业就存在动态单一或交叉经营现象,这就造成了金融机构分业经营还是综合经营的不断变化。

产业的生命周期是指一个产业从产生到完全退出市场所经历的时间周期,它受到技术进步,技术替代,宏观经济的影响,一般有四个阶段:导人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目前中国银行业经营效率仍较低,但随着市场化进程的加快,银行管制的放松,银行税赋的不断降低,中国银行经营状况将得到改善。对准备更充分(风险控制、市场开发等管理能力高)的银行而言,机遇大于挑战。中国银行业现处于行业生命周期中的成熟初期。从1994~2005年的资产收益率和标准差看,中国银行业的资产收益率不断增加,而且保持了稳定增长的趋势,处于成熟初期的银行业发展态势良好,生命周期不断上升。单纯从资产收益率上看,银行的资产收益率相对于其他金融机构而言是比较低的。银行处于生命周期上升阶段,但是机构的能力有待加强的阶段,根据行业生命周期和机构能力图示,银行采取分业经营或综合经营均可。

目前中国保险行业正处于成长期。保险行业属于典型的周期性行业。从1994~2005年的资产收益率和标准差看,中国保险业资产收益率有明显的下降趋势,而且标准差变化大,这是成长期的表现。单纯从资产收益率上看,保险业的资产收益率相对于其他金融机构而言是最高的。而且,随着2006年来中国资本市场的复苏,中国保险业的生命周期在近年来有转升的趋势,其机构的相对竞争能力比较看好。根据行业生命周期和机构能力图示,保险比较适宜于进行综合经营。(当时为中国人寿保险公司总经理的王宪章先生)在北京金融论坛上就明确提出中国保险业要综合经营,要走渐行渐近的道路。

证券行业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不长,在此期间出现了很多问题,从2002~2005年资产收益来看,证券行业是不景气的。但是,从2006年开始,投资者对中国证券市场看好,投资热情高涨,证券行业的生命周期呈上升趋势。笔者认为,在证券行业依然靠“行情(看涨)吃饭”,整体收益仍然不是很理想的状况下,其适宜于综合经营,以提高资产的收益。而信托业在中国发展总体上比较缓慢,近年来其收益不断滑坡,近期中国股市火暴对信托行业本身的冲击也比较大。笔者认为,信托业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要发展,必须走综合经营道路。

从上表2中还可以看出,保险公司、证券公司与银行业的资产收益是负相关的,当一方处于生命周期的上升时期时,另一方处于生命周期的下降周期,生命周期交叉现象出现,综合经营可以弥补由于行业生命周期导致的资产收益的下降,而分业经营则难以做到这一点。如前所述,中国保险业的生命周期在近年来有转升的趋势,证券行业的生命周期在近年来也有上升的趋势,所以,管理层顺应这种趋势,加大保险行业对股票、基金、债券等的投资,甚至允许其投资上市的证券公司、银行等,有利于改变其原有的资产运用单一和集中而导致的收益率总体比较低的状况。

三、中国金融综合经营的路径取向和对策建议

中国经过20多年的金融体制改革,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初步建立了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金融机构体系、金融市场体系、金融监管体系,为金融业从分业经营到综合经营的变革奠定了基础条件。鉴于目前中国正处于经济体制的转轨时期,金融市场有待完善,金融风险管理、内控机制和自律能力有待加强,金融监管能力不足,社会信用观念不强等具体情况,中国的金融改革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必须结合中国的实际,走一条渐进式的综合经营道路。

第一,法规、政策要先行。从1999年开始,中国人民银行制定、颁布了《证券公司进入银行间同业市场管理规定》、《基金管理公司进入银行间同业市场管理规定》、《证券公司股票质押贷款管理办法》等,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修订)》第六条在原证券法内容“证券业和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实行分业经营、分业管理,证券公司与银行、信托、保险业务机构分别设立”的基础上,增加了“国家另有规定除外”的内容。这就为中国金融业稳步实施综合经营,预留了法律空间,从制度上为综合经营作了一定的准备。但从宏观政策手段上看,还应抓紧制定实施综合经营的有关规则,明确允许银行涉足证券和保险业务,允许金融机构从事跨行业投资、经营和并购等。要以发达国家经验为借鉴,加快研究和制定综合经营的政策、行业规则等,为综合经营的稳步发展创造良好的法制环境。

第二,要大力完善金融监管体系。目前,中国银监会、中国证监会、中国保监会等三大监管部门已经确立了各自监管的“主监管制度”,即以银行为主体的集团以银监会监管为主,以证券公司为主体的集团以证监会监管为主,以保险公司为主体的集团将以保监会监管为主,并明确了各监管机构的职能分工以及信息共享等框架,但总体来说,取得的进展仅仅处在原则性框架层面,监管机构应有意识地进行制度建设。针对目前金融业综合经营的情况,监管当局已组织了一个金融联席会议,进行综合信息的处理和沟通。监管部门应该提高现场监督与非现场监督的能力,做好对于金融机构提前预警的工作,加强风险预警系统研究,为金融业综合经营保驾护航。

第三,金融机构要大力加强内控机制的建设和落实,不断完善风险管理系统,并根据行业自律的要求,借鉴境外先进金融机构风险控制制度的经验和教训。对现有金融机构资产质量和抵抗风险的能力要进行全面测定,对资产质量高、经营管理水平好、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强的机构,可适当放宽其业务限制。

第四,在目前分业经营的状况下,鼓励银行、证券、保险业、信托业等行业进行多层次的相互渗透和交叉经营。近几年来,我国证券业、保险业、银行业在资金和业务上已开始相互渗透,出现了“银证通”、银保合作。商业银行可以根据规定托管基金;也可接受基金管理人委托,办理开放式基金单位的认购、申购和赎回业务;商业银行可以发起设立基金管理公司,如工行控股的工银瑞信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建行控股的建信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等;保险资金也已在规定的范围内涉足股票、债券及基金市场。

第五,金融控股公司是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较为适当的模式,应通过构建金融控股公司,适度开展金融综合经营。金融控股公司采取法人分业、集团综合的形式,在金融子公司之间有效地建立了一道“防火墙”,可在一定程度上防止风险传递。在中国目前金融业风险控制能力不强的情况下,既提高了金融机构的竞争能力,又防范了风险的相互感染。法人分业比较适合当前中国金融监管当局的分业监管的实际,同时要求监管能力的不断提高。所以,金融控股公司是中国金融业综合经营的较为适当的模式。目前大部分大型国有银行、保险公司及一部分证券公司都已选择在香港设立子公司或分公司、控股公司等方式,努力将它们打造成为金融控股公司及运作的平台,并适时上市,然后纷纷以外资(港资)身份返回内地投资,绕开国内分业经营的法律壁垒,从而曲线构建内地的金融控股公司框架,进行金融业的综合经营。

第六,大力学习和借鉴境外的金融综合经营业务。目前,中国银行在海外综合金融经营业务方面走在国内金融机构的前列。其他金融机构也应大力学习国外的综合经营业务,尤其是投资银行、证券业务等,积累经验,为组建金融控股公司提供人才储备和知识经验储备。

第七,加大综合经营人才的培训力度和激励机制。加强对于金融类高等院校资金的投资力度,充实最新金融理论和业务知识的教学,培养高层次的金融专业人才,特别是又专又博人才的培养。金融机构要利用自身的优势,进行在职人员的培养,组织中高级管理人员到境外先进金融机构考察和学习其综合化经营的先进理念、产品、业务流程和风险监控的经验教训。同时,要提高优秀人才的激励机制,防止人才特别是领军人才的流失。

(责任编辑:谢 闽)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打开文本图片集[摘要]确定钦州学院陶瓷教学方面虚拟仿真教学资源建...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景德镇陶瓷雕塑(下文简称“瓷雕”)的起源记载上并不确切,从现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