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腔镜微创保胆取石术的临床应用进展
位置: 首页 >报告总结 > 文章内容

腹腔镜微创保胆取石术的临床应用进展

2021-03-10 12:03:38 投稿作者: 点击:

摘要:随着腹腔镜器械及技术的不断完善与提高,越来越多的手术可以在腹腔镜下完成。腹腔镜胆囊切除术已成为治疗胆囊疾病的金标准,既往胆囊疾病均采用胆囊切除术,这样,很多功能正常的胆囊也不能予以保留。随着对胆囊功能的不断深入认识、对胆囊切除术后的并发症如术后影响消化功能、十二指肠液胃反流、胆管损伤、胆囊切除术后综合征和增加结直肠癌的患病率的认识的逐渐加深,以及患者对保胆取石术的意愿加强,保留胆囊取石被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临床。本文就腹腔鏡微创保胆取石术在临床应用进展作一综述。

关键词:腹腔镜;微创;保胆取石术

胆囊结石是临床上常见病、多发病,其发病原因主要与遗传、饮食等多种因素有关[1],其发病率约占当今城市人口的10%以上[2]。传统的胆囊疾病,均采取胆囊切除术,在我国每年有大量的胆囊结石患者施行了胆囊切除术。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研究认为胆囊具有复杂和极为重要的功能,不可缺少和替代,对部分具有正常功能的胆囊,应进行保胆取石手术。本文就腹腔镜保胆取石术的临床应用进展作一综述如下。

1胆囊的生理功能

众所周知,胆囊在人体中是一个重要的消化器官,它不仅有储存、浓缩、排泄(收缩)功能;还有调节肝内外胆道压力的重要作用;而且还有重要的分泌和免疫作用。据科学实验研究,胆囊粘膜具有分泌IgA抗体的功能,而且胆囊内IgA的浓度远远高于血液, 胆囊成为肠道Ig的主要供给来源,因而是具有保护性抗体的主要器官,这对于胆道系统的免疫防御具有重要意义;也具有保护肠道粘膜不受(次级胆酸等)侵犯的作用。

2传统胆囊疾病的治疗

传统胆囊结石患者,均采用胆囊切除术治疗。黄志强院士[3]在最新的第7版《黄家驷外科学》中阐述:除了在紧急情况下施行胆囊造瘘术治疗急性胆囊炎外,胆囊结石的外科治疗是切除含结石的病理胆囊,并适当地处理结石的胆囊外并发症。自腹腔镜技术开展后,腹腔镜胆囊切除术(1aparoscopiccholecystectomy,LC)以其手术创伤小、术后恢复快、住院时间短等优点,已成为治疗胆囊结石的主要手段,且越来越成熟、完善,已成为治疗胆囊良性疾病的首选术式和金标准。主张行胆囊切除术的学者认为,保留胆囊无疑有一定的结石复发率,且胆囊结石刺激囊壁黏膜可引起炎症增生、不典型增生甚至原位癌变[4-5]。切除胆囊可降低胆囊癌的发病率[6]。黄志强院士[3]指出:"近年来一些其他的旨在保存胆囊的治疗方法,如经皮胆囊镜碎石和取石、接触溶石治疗,体外震波碎石联合胆囊插管灌注溶石等,均能有效地清除胆囊内结石,但其共同的问题是保留了胆囊和有高的复发结石率,因而不能得到广泛的应用。上海中山医院对792例在保守治疗下结石已消失的患者进行随访,结果1、2、3、4、5年和5年以上的胆石复发率分别为11.6%、22.3%、24.5%、36.4%、39.3%和39.6%,故效果不能令人满意。"反对保胆取石术者认为:保胆取石术不是新术式,而是传统的胆囊造瘘术的翻版,它不能改变结石形成的原因,因而结石复发在所难免,10%的复发率也不能接受,保留病态的胆囊,患者依然会有症状,需要长期甚至终生服药。梁平[7]的一篇综合报道认为保胆取石术后胆囊结石的复发率较高,也让同道难以接受。

3腹腔镜保胆取石术的应用

近年来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医疗设备不断更新,胆囊结石治疗开始多样化,腹腔镜作为治疗胆囊良性疾病的方法之一,其微创优势

已得到了充分肯定[8]。但胆囊切除后出现的一系列并发症,逐渐引起人们的重视,胆囊切除术后可出现消化不良、腹胀、腹泻;十二指肠液胃反流及胃液食管的反流;结肠癌发生率增高;手术导致胆管损伤;胆总管结石发病率增加,手术创伤大,一些老年人及重要器官功能不全者手术风险很大,死亡率增高[9]。虽然胆囊结石的治疗因LC取得了较大进步,但胆管损伤仍是重要的并发症,且较严重[10]。

既往临床也曾试图不切除胆囊,而是取出结石这种保留胆囊的治疗方法,但因为受到当时条件的限制,保胆取石术无法清晰看到胆囊内部情况,不能保证取净结石,加之取石多用取石钳夹取,容易夹碎结石,因此结石遗漏在所难免,易形成胆囊结石残留。故所谓的结石复发率实际大多为残留结石。近年来随着内镜技术的发展,可以在直视下观察到胆囊、胆管的内部情况,克服了外科手术的盲区,极大地推动了胆道外科的发展。为此人们开始探索腹腔镜、胆道镜联合保胆取石术,并取得了成功的报道。内镜保胆取石术保留了胆囊生理功能,更迎合患者的心理需求,理应得到广泛开展。经大量的临床研究证实,内镜保胆取石术可行,北京大学首钢医院刘京山[11]等报道1992年2月~2006年6月760例纤维胆道镜下胆囊切开取石术,术后口服熊去氧胆酸。随访时间1~15年,随访率80.5%(612/760),由专业医生根据B超检查结果判断胆囊结石是否复发。随访到612例,使用SPSS13.0统计软件,对有效的随访资料进行生存分析,运用寿命表法计算术后复发率,1、2、3、4、5、7、9年和10~15年胆囊结石复发率分别为0.49%、4.39%、5.83%、6.60%、6.60%、7.21%、8.38%和10.11%。2007年与2009年举行的二届专题学术会议,认为内镜保胆取石术保留了胆囊的生理功能,避免切胆丧失胆囊生理功能引起的一系列生理障碍,也避免胆囊切除术的一系列并发症,新的内镜保胆取石术结石复发率仅10%[12],值得推广应用。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术是一种微创外科手术,具有以下优点:①创伤小,安全可靠,并发症少,直视下操作可避免结石残留和胆囊黏膜损伤;②操作简单,易于推广;③保留了胆管的完整性及胆囊功能,更符合生理解剖;④在术后恢复、住院时间、费用等问题上具有优势。张宝善等[13]对1508例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患者进行了1~17年的随访,随访率84.2%(612/761),复发者33例,复发率为5.39%,胆囊切除术的胆总管结石复发率明显高于保胆取石术。彭健等[14]研究显示,保胆取石后结石复发率为2%~7%。随着内镜、腹腔镜等微创外科的发展,以及对胆囊切除术后病理生理的影响和胆囊功能的不断深入研究,保胆取石的呼声日益高涨,临床医生越来越重视胆囊的功能,发挥胆囊的作用,保护胆囊的存在。刘圣文研究认为[15],保胆取石术应掌握严格的适应证:①胆囊功能正常者;②无症状或症状轻微的胆囊结石而又无胆囊管结石嵌顿者;③儿童或高龄的胆囊结石患者;④保胆意向强烈而胆囊功能未完全丧失者;⑤胆囊结石并发胆总管结石,胆囊功能正常,炎症轻者。杨成林[16]等研究认为,保留胆囊的患者较切除胆囊的患者术后出现腹胀、腹泻等不良反应的几率低。沈巍[17]等研究认为,微创保胆取石术患者的术中出血量、手术时间均显著低于经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患者;术后随访,保胆取石术患者出现腹胀、腹泻、消化不良的比例为3.33%,显著高于经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患者(13.33%)。认为对于符合保胆手术指征的患者,微创保胆取石术具有手术时间短、术中出血少、临床疗效好等优点,且可以明显改善患者的远期生活质量。赖力等[18]的研究结果亦证实,切除胆囊后,消化液反流、腹泻、消化不良等并发症发生率均较保胆取石术后患者明显提高。梅建民[19]等研究认为,保胆取石术应严格掌握适应症,尤其胆囊壁厚尽量选择<4 mm;因胆囊壁厚≥4 mm的患者,可能因腹腔镜下切开、止血困难,电切、电凝可导致大面积胆囊热损伤,且胆囊壁较厚,镜下不易确切缝合,术后可能引发胆漏等严重并发症。张勇[20]等研究总结保胆取石术的禁忌证:①在患者无强烈要求的情况下,泥沙样结石或多发沙砾样结石应尽量不选择保胆手术,冈术中结石残留及术后结石复发率均较高;②术前胆囊收缩率<40%,提示胆囊功能不佳;③胆囊萎缩;④胆囊结石诱发胆囊炎、急性胰腺炎,急性炎症期不寅手术;⑤合并胆管结石;⑥怀疑胆囊恶变。并认为严格把握手术适应证,术中避免结石残留,及时改行LC,术后积极预防结石复发,微创保胆取石术能够取得满意效果。

4展望

随着现代医学的不断进步,人们已越来越认识到胆囊对人体的重要性,了解到切除胆囊对人体造成的危害。保胆取石术满足了患者的需求,对微创外科医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腹腔镜联合胆道镜为保胆取石术的开展打下了良好基础。相信微创保胆取石术会成为治疗胆囊结石的一种可行、有效的手术方式,但同时也应该严格掌握手术适应症与禁忌证。保胆取石术应尽可能选择术前无症状或仅有轻微症状的患者。此方法既治疗胆囊结石,也保留了胆囊功能,具有创伤小、安全性高,并发症少等优点,值得临床推广。但该方法仍需要遵循循证医学的原则,通过前瞻性、大宗、多中心的随机对照研究来进行临床评估。

总之,腹腔镜保胆取石术是一项高科技、新技术应用于医学领域的一项外科治疗胆囊结石技术,此技术操作简单、手术易行,并且创伤小、恢复快、疗效好、住院时间短,能一次取净胆囊内结石,解除患者临床症状且保留了有功能的胆囊,为广大胆囊结石患者提供一种新的治疗方法,满足了患者的心理要求及治疗愿望,由于采用了"微创"、"保胆"等新技术方法,临床上推广应用前景广阔。因此它的生命力较强,随着人们生活质量的提高,对疾病的治疗要求越来越高,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是有良好的发展前景的。相信,随着科学的发展及医学的进步,微创保胆取石术有望成为治疗有功能胆囊结石的理想术式。

参考文献:

[1]徐流波,马宁,王勋,等.胆囊胆固醇结石的成因及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山东医药,2010,50(10):114-115.

[2]谢亨全,张运高.胆囊结石合并肝功能损害的治疗体会[J].国际医药卫生导报,2010,23(15):127-128.

[3]黄志强.第60章.胆系疾病.见:吴孟超,吴在德,主编.黄家驷外科学[M].7版.中册.北京:人民卫生出版社,2008:1799-1802.

[4] Zatonski WA,Lowenfels AB,Boyle P,et a1.Epidemiologic aspect of gallbladder cancer:a case control study of SEARCH program of inter-national agency for research on cancer[J].J Natl Cancer Inst,1997,89(6):1132-1138.

[5]Allbores-Saavedra J,Corke D.The precursor Lesions of invasive gall-bladder Carcinoma[J].Cancer,1980,45(3):919-922.

[6]Chow NH,Huang SM,Chan SH,et 1a.Significance of c-erbB-2 Expression in normal and neoplastic epithelium of biliary tract [J].Anticancer Res,1995,15(3a):1055-1056.

[7]梁平.对胆囊切开取石术治疗胆囊结石的看法.中华消化外科杂志,2008,7(1):71-72.

[8]张立志.腹腔镜胆囊切除术与开腹胆囊切除术临床效果比较[J].中国现代医生,2010,48(5):46-47.

[9]徐林梧,李连涛.老年急性胆囊炎215例外科治疗体会[J].中国现代医生,2008,46(22):169-170.

[10]张宝善.腹腔镜微创保胆取石新思维的讨论[J].腹腔镜外科杂志,2009,14(4):241-243.

[11]刘京山,李晋忠,赵期康,等.纤维胆道镜下胆囊切开取石保胆治疗胆囊结石612例随访结果分析.中华外科杂志,2009,47(4):

279-281.

[12]王惠群,傅贤波.我国内镜微创保胆取石术的发展现状分析[J].中华微创外科杂志,2010,10:(6)481-485.

[13]张宝善,刘京山.内镜微创保胆取石1520例临床分析[J].中华普外科手术学杂志:电子版,2009,3(1):410-414.

[14]彭健,张阳德,刘波,等.腹腔镜联合胆道镜微创保胆取石术治疗胆囊结石[J].中国内镜杂志,2009,15(8):856-858.

[15]刘圣文.保胆取石的研究进展[J].中外健康文摘,2011,8(22):17-l8.

[16]杨成林,别玉坤,贺永峰,等.微创保胆取石术与腹腔镜胆囊切除术治疗胆囊结石的疗效比较[J].安徽医学,2012,33(6):702-704.

[17]沈巍,许佳.微创保胆取石术与腹腔镜胆囊切除术的临床疗效比较[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3,18(8):618-620.

[18]赖力,李晓菊,赵红.胆囊切除术后反流性食道炎的临床症状分析[J].吉林医学,2010,31(29):5073-5075.

[19]梅建民,于聪慧,余昌中,等.完全腹腔镜保胆取石术65例临床分析[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2,17(8):573-76.

[20]张勇,周克水,孙伟君,等.双镜联合保胆取石术126例报告[J].腹腔镜外科杂志,2013,18(1):49-51.

编辑/张燕

猜你喜欢
推荐图文
毕业设计
  • 办公表格
    办公表格

    2017年7月31日,荔波县委书记尹德俊在县委十二届五次全会报告中说:...

  • 谈判技巧
    谈判技巧

    随着连续四届的成功举办,中国(深圳)国际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已经...